分卷阅读88

作品:《穿越被操 H

    点点头,脸上压抑不住的笑容。急匆匆迈过他就要上楼,一般这个时候父亲都会在书房处理一些公务的。

    “是的,先生在书房,大少爷也在……”老管家接过风衣挂好,匆匆追上问道,“二少要喝什么?我给你端上去。”并没有留意到程嘉辉听到大少爷时脚步顿了顿。

    “嘉辉?你怎么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程母从楼上下来,看到好久不见的儿子讶异道。这儿子追媳妇儿都追到m国去了,虽然她对这个媳妇儿还是有点儿不喜欢,毕竟当初……不过谁叫儿子喜欢得不得了,家里另外两个知情的当事人也不反对吧,她也不是特别古板保守的人,跟着程父风雨来雨里去,两人共扶持的走了这么多年,身在这个位置,必要的应酬是必不可少的,意味着意识形态上能够与时俱进。虽然再怎么看得开,也不有些接受不了儿媳妇儿和两个儿子甚至表亲都有关系,但经过丈夫的多次交谈,她也看开了很多,儿孙自有儿孙福。她当年能舍弃顶层圈子小公主的头衔,跟着程家人下发到山泉市,人生地不熟的重新打开局面,有的就是追求自己幸福的勇敢和魄力。

    陪着儿子走完这一生的,可不是他们这些做亲人的,相处之道,如茶饮水,冷暖自知。想必能让儿子和几个孩子都牵扯进去,那女孩子也是不错,何况还有丈夫的默认,她也不担心儿媳妇儿的本性了。

    “妈!我好想你!”程嘉辉快步上楼,给了母亲一个拥抱,欢快着说道。他真的很感激和热爱着家人,走到今天,也是家里人一直无言的支持,他为生在程家而骄傲。仅仅是为了有这么疼爱自己孩子的家人!自己是不能在官场上起到多大的支持了,但是为商,他会做到最好的,做他们强有力的后盾!誓死效忠!

    君母身体保养的很好,肌肤红润白皙,眼角的皱纹给她增添了优雅的韵味,整个人往那一放,不会有人注意到她的容颜,反而是那周身的气质,宛如古代教养上佳的仕女,通身温柔娴雅,高贵而又谦孙,令人一眼好感颇深。她抱着常不归家的儿子,并没有绽放很灿烂的笑容,但温和的微笑和通身的愉悦轻柔的晕染着她的开心,世家的优雅和教养早已经融进了她的骨血,融合着她个人的特质魅力,并不显得刻板教条和僵硬,不急不躁、使人宁静的嗓音嗔趣道。

    “好好好,妈也很想你!我可不信你有想我哦,光顾着追媳妇儿了吧,追到了?”

    说到这个程嘉辉就兴奋起来了,黝黑的眼眸闪闪发光,不复那温柔温润的佳公子。程母看到这,哪里还不明白儿子这是把媳妇儿追上手了。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另一道爽直的声音插入。

    “嘉辉?小叔子可是回来了?我的弟媳呢?”原来是完氏也走下来了,刚刚她和程母就是在楼上互相参考晚宴要穿什么礼服的。

    程嘉辉顿了顿,情绪明显有些低落,但还是朗声道。

    “原来是大嫂,大嫂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不过几月没见,我都以为是我那侄女呢!”

    完氏什么人,哪会儿看不出那一瞬的不适,心里也是惊奇,怎么小叔子突然就和他大哥闹别扭了,这还牵扯上她?不过倒是没有究根问底,男人有男人自己的事,她们维持好、打破这一层僵持就好,其余的,让他们自己来吧。噗呲一笑,打趣道。

    “你就夸我吧,再怎么夸,今年也是得不到红包了,你可要给素素和珛文发红包了……”

    程珛素和程珛文是完氏生的双胞胎,现在已经是高中生了,都在学校里埋头准备高考呢。

    几人都不用挪步了,才说几句,程父和程嘉钰也下来了,互相问候两句,共同进入客厅等待晚餐的开始了。

    听到程嘉辉说的准备婚礼,程父也没有板着脸了,笑道。

    “媳妇儿追到了?你这速度可刷新了我们家的追妻时间了。”不是他们自夸,他们家的男儿在姻缘上的确很顺,还真没有哪一位追媳妇儿呢追了四五年还没记上家谱的。就他这个儿子,波折得他都不敢插手了,就怕再轻轻一碰,就把这脆弱的姻缘线断了。还好追上了,不然这还真是第一个领了结婚证却没上家谱的二婚了。

    程嘉辉被家人围着打趣,红了几次脸,才终于得到一个准信,‘若是亲家明天有空,就见上一面,就定下吧。’至于日子什么的,程嘉辉表示,亲家比他们还急,都已经找好了,就等着男方这边的准信了。

    按捺着激动的心情,程嘉辉陪着家人吃了饭,就急匆匆的跑往君绫那里,虽然电话已经说了过了,可是还是想要当着面和她说,心里的愉悦泡泡咕噜咕噜往上冒,嘴角的弧度止都止不住,越扯越大,最终保持着一个傻乎乎的笑容,临到和君绫见面时,抱起她转了个圈,眼睛有些微的湿润,愉悦感动的心里酸酸的,终于,让他等到了!

    德鲁克和君父君母坐在沙发上,他这个远方的可人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君家,现在看着程嘉辉不复以往的稳重,一进门就抱住君绫转圈,感受到的不是他们的愉悦,心烦还是酸酸的,两个男人心思各异,却又奇异的有了共同之处,不过此酸非彼酸就是了。反观君父君母,就很满意了,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拉下,桌子上都是刚刚买来的请帖,他们已经全权接手了婚礼女方这边的事由,君绫就真的只用等着待嫁吧。

    其实君绫很无奈,她还没出院,爸妈就催着她赶紧接受程嘉辉的求婚,在他不堪其扰,说了一声“程嘉辉有没有求婚”之后,仅仅两个小时,君父君母连同程嘉辉,就迅速包办了一家餐厅,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来了一场鲜花和音乐舞蹈的求婚,新意倒是没有创新,可君绫还是感动着他的心思眼眶湿润的接受了。之后回到家中,当着爸妈的面,程嘉辉又单独来了一场求婚,没有鲜花和音乐舞蹈,只有那个人跪在地上,当着父母的面,情真意切的承诺着他的心意,没有花哨,只有发自肺腑的诚意,感动的父母湿了眼眶,而不是餐厅里众人之下的幸福、愉悦和自豪。而君绫,更多的是爱和感动,还掺杂着一些愧疚,这份爱,其实最该回应的,应该是完完整整的爱情吧?也许这就是爱情的保质期——陪你到白头。不单单是稀薄的爱恋,掺杂了更多的感情,让他们更加珍惜这份感情,共同维护和支持着走下去。

    这个嫁的人不着急,父母却更着急了,特特选了最近的黄道吉日,下个月也就是农历十月初九,也就是仅仅有二十多天的准备时间,也幸好两家人不差钱儿,所有事一一齐办,热火朝天的把这婚礼给准备起来,其中闲的发霉的就属君绫了,她只要乖乖喝君母带着咨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