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7

作品:《穿越被操 H

    冰冰的,他找不到每天睁开眼的动力……所以他就是一只小怪物,是一个怪胎!既然不能陪他走到最后,为什么要对自己好!这一刻,欧辰又想到小时候尚未被爷爷接到身边的自己,狼心狗肺的觉得,老不死的就应该让他自生自灭!

    这个女人也一样!既然主动招惹、主动撩拨他的心了,让他尝试着顶着能把他烤死的烈日伸出触角触碰了,为什么要收回去?!

    欧辰凶狠着眼神抬头看她,恨不得现在把她撕扯嚼碎了,一起下地狱!

    可是,他却看到她正捂着胸口,迷茫和残酷交错复杂的在她眼神里踌躇……人的气场很奇怪,具有相同气场的人要么排斥、要么融合抱着取暖。而君绫和欧辰,一致的童年创伤,让他们敏感的在深入接触中清晰感知到,他们属于第二种,想要抱着取暖,因为知道,所以反而更轻易的敞开心口,更无所畏惧的相信如果能融合,他们就会获得幸福……可是……

    欧辰收起脸上的凶狠,脸上有累、有释然,他一步步走进,在她的抗拒中将她揽入怀中。

    “我想抱抱你……”

    100.黑化

    君绫不知道她当时怎么想的,就真的任由他抱了。

    这个怀抱,不同于其他人给她的感觉,是独属于欧辰给她的宁静安心,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听着那颗沉稳的有些懒散缓慢的心跳,闻着他的味道……一如好多年前,他们在黑夜里,抱在一起,静静的,谁也不动,悠远的奇妙感觉就会侵润着他们,仿佛在母体一般,安心而温暖。

    君绫被他抱着安静了一会儿,就开始想,他能保持多久呢?以前,他会抱一会儿,然后就醒悟过来一般,生气的挂起妖艳的面具,邪气恶劣的开始辱骂、开始折磨……可是那时候,她近乎自恋的相信,她能把这个人融软下来,成为她独一无二的伴侣,他们会是这世上最清楚对方、最包容对方、最爱对方的伴侣!尽管当时的他,还是忍不住怀疑的刺起浑身的刺头…………

    可这一次出乎她的意料,欧辰真的静静的抱了她一个下午,还特享受的抱坐到后院的躺椅上,晒着有些热烈的阳光,企图让身子暖一些儿,任她无数次的抗议热,他还是懒散的却强硬的搂着她的腰肢不动弹。

    有了第一次总会有第二次,君绫有些心虚,却发现她很依恋这样的感觉,所以,当德鲁克在楼上抱着宝宝睡时,她就被欧辰抱着窝在躺椅里,晒着斜射进来的热烈的阳光。很傻,很热,可是,她居然在放纵……也许人都是贪心的,君绫想,她得到了两个人的爱,享受了他们给的安稳,现在,得到欧辰的妥协,她又开始迟疑着,也想要抓住这个无需她再付出丝毫代价的曾经心动。

    欧辰擅长打心理战,不可否认,君绫被他打动了。

    她只知道,这个人一如当初,想做她的情夫……程嘉辉找过欧辰,但欧辰什么都没说,直接把他的身份甩出来。

    “表哥,别搞大了,否则我费尽心机换一个干净的身份来保护她就没用了。”

    这招不可谓打在了七寸,君绫的安全,永远排在争夺的前面。程嘉辉目光阴狠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什么表示的离开了。欧辰却知道,事情还没完。

    但是,完没完都没关系,他愿意对着君绫妥协,不按原计划把她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是因着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清醒的认知到,她不再如当初那般非自己不可了,她有了能放弃他的牵绊。

    所以,欧辰妥协,不让他的浑身的刺扎得她逃得越来越远。感情,本就是两个人的事,如果君绫给他机会,那两个男人的拒绝自始至终无济于事,他也一直以为,他是有机会的……可如果现在,她不给他机会了,欧辰清楚他们这种人的绝情程度,如果再继续强硬下去,他再费尽心机也会于事无补。

    他和她,从来,都与第三人无关。

    所以,他妥协了,就如当初的戏言吧,反正他这辈子都见不得光了,有一个她在,至少,生活会多很多的渴盼。

    “……所以,宝贝儿,你愿意吗?”

    欧辰抱着她,沐浴在阳光的温暖里,贴着她光洁娇嫩的脸哑声道。

    我是不会放弃你的,生活太无聊了,他要抓着某样东西,也许并不阳光,并不温暖,并不是独属于他的,可是,他有着充沛的时间和能力抢得她,要么,接受他,刺激另两个男人合作达成统一战线;要么,我堵上无妄的全部,将你的生活搅得翻天覆地……因为,我一直在幸福的边缘看着他人幸福,让我胸襟宽广的退步成全你的幸福,你妄想!

    君绫无言以对,这个人,永远那么让人又爱又恨,她和他的碰撞,永远不是单纯的色彩,酸涩的、渴望的、满足的,种种滋味总会撩拨平静的心弦。

    “……欧辰,要调和我自家后院的和睦,用不上你这个外人搅合。我也不会那么傻……”

    “你信吗?”欧辰打断她。

    “如果没有外力刺激、觊觎,你的那两个老公绝对不会平安无事!大熊斗不过心眼多的表哥,而表哥,谁知道呢……”

    ……

    晚上,君绫等着程嘉辉洗完澡,掀起被子钻进被窝时,突然出声道。

    “嘉辉,你觉得德鲁克怎么样?”

    程嘉辉动作一顿,还是上床并搂着她让她靠他胸膛才道。

    “他怎么了?”

    君绫脑袋蹭蹭他的胸膛,她知道,出于生命安全,和感情,她都不会和程嘉辉分开了,这也是她这段时间纵容他片面想着‘一双人’的想法,尽管这意味着她要抛弃她的孩子,但她真的考虑并纵容过。但现在,她不想让她的孩子失去母亲,有着单亲的缺陷……就当她自私吧。

    “我在想,过段时间跟家人坦白,奥蒂斯长大了,他值得获得更多人的宠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过度依赖德鲁克。

    程嘉辉抚着她脑袋的手停下,好长好长没有说话,眼里有着东西明明灭灭,最后还是晦涩的不愿放弃的道。

    “你想清楚了?不是为了某个人铺路?”

    温润的音色突然变得很冷,君绫心里一突,想抬头看却被他阻止了。

    君绫担心,这段时间的纵容,可能真的养大了程嘉辉的独占欲……从她坐月子开始,她一直是他的,对孩子的成见甚至让她纵容他抢夺孩子的哺乳,在德鲁克双眼黏在二宝宝身上时,给了他希望,让他费尽心机、抓紧时机在她心里烙印痕迹,越埋越深……君绫曾在夜里被他吸着惊醒后,为他乳交又用嘴把他的欲望吸了出来,给了他机会让他说出真正的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