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0

作品:《穿越被操 H

    去死命吮吸,君绫上下牙齿碰到自己的舌头,疼得她一阵阵吸气。感受到屁股下凸起的灼热,心里更是气得拼命扬手握拳死捶!

    “嘭!”

    门被踢开,终于被放开的君绫看到德鲁克抱着宝宝愤怒的看着她,还被欧辰楼在怀中,肿了嘴唇的她。

    ……

    一切都像是梦一般,君绫要开口解释,却在拍着孩子的背安抚的男人的视线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现在还被欧辰紧紧箍着腰站不起来……直到德鲁克愤怒的抱着大哭大闹不止的孩子离开,去了对面他的屋子。君绫都是一动不动,被欧辰紧紧箍着腰身不再挣扎,除了一开始见到德鲁克她有些失控慌乱焦急。

    “叮咚~”

    “叮咚~”

    ……

    君绫挣开腰上的手,稳步走出去开了门。

    “嗨!卡琳儿,我刚刚见到德鲁克抱着宝宝走了?怎么了?”

    玛丽站在门外,手上还带着手套,刚刚应该在给院门的花培土。不等君绫开口,艳丽的敞篷跑车漂亮的停在门前,茱莉丝将墨镜摘下,妖娆红唇勾起。

    “嗨!午安!说什么呢?”

    不远处,菲丽希缇放下怀中的两大纸袋东西,正在向这边走来……君绫本疲累无奈的心忽然轻松了,嘴角勾起笑了笑。

    “没事儿,你又换了跑车?很漂亮!”后面是对着茱莉丝说的,她已经关上门,也向院门的大道走去,不一会儿,几个邻居又聚到一起了……茱蒂丝(丽奈特最小的孩子)已经能跑能跳了,丽奈特因此又全力投入她的广告事业中,继续做一个事业女强人;菲丽希缇又离婚了,正在跟一个油漆工打得火热;玛丽正在和丈夫协议离婚财产分配,自己的烹饪事业也处于如火如荼状态;达洛儿仍做着房产经纪人,游戏花丛不亦乐乎。

    ……

    君绫完全忘了家里一堆堆的烦心事一般,和她们坐在门廊下,桌上摆着玛丽刚出炉的甜品,茱莉丝从家里边拿的红酒,几人懒散坐着度过炎热的下午时间,微风轻抚,此时此刻,所有的烦心事一一排出脑外,享受三两好友的温馨。

    ……

    尝试着开门并成功时,君绫嘴角露出无奈又安心幸福的笑容。走上二楼,卧室的门果然开着,德鲁克庞大的侧躺在床上,从门口看只能看到他庞大的背影。君绫绕到另一边,摸了摸睡得深沉的宝宝,才躺在外侧,也侧着身虚抱着孩子闭上眼假寐。

    德鲁克等了很久,胸口起伏,唰的睁开眼,见她若无其事、没有想要解释的模样,愤怒的把人一抱,几个动作间,他们已经躺在床下的地毯上。

    君绫嘴角抽抽的看着转瞬自己的所在,地位还真是瞬间下降。看压在身上表情严肃冷沉的德鲁克,抓抓他胸口的衣服。

    “德鲁克,这次是我不对,我道歉。”

    手心压住他想开口的嘴巴。

    “一,我没有照顾好奥蒂斯,让你抛下工作赶回来;二,我没有处理好自己的感情问题,让我们都有困扰……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会处理好的。”

    德鲁克看她半响,叹气抱着她再次翻身,让她脑袋枕在自己胸口,摸着她的发丝。

    “卡琳儿,过一天少一天,我只想抓住每一天的时间请求幸福……你是我孩子的母亲,更是我选定的爱人,我不希望安定的生活再生出事端。”

    “我这段时间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忽视了你的感受,对不起。”

    “卡琳儿,我爱你……”

    君绫听着,摸摸他的胸口,轻声呢喃着。

    “德鲁克,我也爱你……”

    程嘉辉赶回来时,没有进家门,也径直进了对面的屋子。几个大步上楼,就听到奥蒂斯愉快的大笑声,以及,被刻意压低的粗喘呻吟声。

    君绫脸色爆红,两人半眯着没过一会儿,德鲁克就开始动手动脚了。

    她抓住暧昧摸着她的大腿的手,推着他半撑过来的胸膛。

    “德鲁克,别……”

    德鲁克给的回应是,上半身直接压上去,灼热的唇急促的在裸露的肌肤上吮吻,没几下,就顺着她的脖颈、锁骨往下,到正一边手揉捏着的胸脯前;底下动机不纯的大手也直接略过其他步骤,直探她的腿心,隔着布料玩弄她的小穴。

    君绫翻了个大白眼,还是想再争取一下。

    “你不管床上的宝贝儿了?”

    肩上的吊带被扯下来,挤着乳根把更多的乳肉推出来,火热的唇舌吮吻乳肉,含住已经动情肿大的红果,声音渴望含糊。

    “现在大宝贝儿更重要!”

    感受到指腹间的湿液,底下的手指直接剥开护着花穴的薄片,火急火燎的两根手指就探了进去。

    “嗯……”

    君绫不自禁抱紧了他,常常欢愉的身体经受不住男人的挑逗,也不再拒绝自己男人要干,张开腿让他的手指给自己做充足的润滑。

    德鲁克下身塞进张开的腿间,抽出湿淋淋的手指,迫不及待的握着坚硬如铁的粗硕顶在她的穴口,就着滑腻腻的淫液滑蹭几下,才劲腰一沉,紫红色的肿大巨根“噗呲”插入花汁泛滥的甬道,绵软的媚肉蜂拥而上,紧致的包裹让他舒爽不已。

    “哦~甜心~你好紧~嗯!”

    剩下的半截粗根也狠狠挤塞进媚肉丛中,然后两只蒲扇般大的大掌抱住她的臀瓣,掰开她的大腿用力耸动臀部,“噗呲噗呲”狠狠插干肥美的蜜穴,厚唇含住她咬着唇瓣压抑呻吟的小嘴,在她开启牙关的迎接中,塞入,厚唇裹着唇瓣、小嘴吮吸,而后跟着底下抽插的动作也用大舌插着她的小嘴。

    “唔唔……德……唔……”

    透亮的津液湿出小嘴,晕湿了她的小嘴周边,看得德鲁克浑身发烫,插干她、并亵玩的刺激让他尾椎一麻,歪了下腰,硕大的坚挺狠狠刮过她的敏感点。

    “唔!……”

    溢出的呻吟声陡然拔高,德鲁克被夹得浑身冒汗,松开她的嘴呼吸,“呼哧呼哧”的直起腰掰着她的屁股用力顶撞敏感点,甬道湿滑,大粗根通行仍旧要排开一丛丛的媚肉,黏腻的水声“叽咕叽咕”响起。

    君绫正咬着牙压下被大肉根硬生生挤入的充实溢满,身上冲刺的男人忽然一顿,她睁着水雾一片的眸子看上去,见他涨红着脸面对大床笑了一下,想到什么,攀着他的胳膊就要坐起来……德鲁克对着不知什么时候醒过来,亮晶晶睁着一双大眼睛正看着他傻乐的儿子尴尬的笑了笑。

    转头见宝贝儿妻子要坐起来看,赶忙压下去,臀部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