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考试周的繁忙海妙曼-左有g神疯狂上分右

作品:《海的女儿NP

    </dt>

    这晚上海妙曼在书海里徜徉,第二天一本满足的看完小说时才回忆起发生了什么。

    试探的在pieces的微信对话框里发了个问号,没看到那个象征决裂的红色叹号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等了好久那边才扭扭捏捏的回了个叹号。

    海妙曼一看这是还气着呢,得哄,“哥哥我错了!”发了一个磕头小人的表情包代替自己。

    又是好半天,幽幽的回一个,“错哪儿?渣女!”

    “唉?这是说谁呢,哥哥误会!我这人就这个小毛病,特别专一,集中注意力做一件事的时候被人打断了那就抓心抓肝的烦躁,昨天我整看小说看到精彩的地方,哥哥给我打电话,我态度太不好了。”海妙曼勇于承认错误,并且给自己扣了顶高帽子。

    男人被她逗笑了,这人承认错误的时候不忘夸自己专一,“一般只有知道自己不专一的人才腔调专一,哪个痴情的姑娘会腔调自己专一。”

    海妙曼一想也是,不过她脸皮很厚,脑子灵活,“我不是那种沉默是金的人,我要把我的爱大声的喊出来!”

    “呵呵。我感觉你的爱很充沛,你别不是个骗子吧?”男人怀疑,小套话一套一套的很熟练,没谈几十次都没有这么熟练的。

    “我?怎么可能,昨天还有人让我小心骗子,说我太单纯天真。”海妙曼觉得世事无常极了,昨天g神苦口婆心怕自己被骗,今天有人怀疑自己骗人,什么世道,一个女孩还能对你一个大老爷们骗财骗色怎么着?

    “男人吧。”pieces一针见血,“这就专一?”

    “那我不能阻止别人对我奋不顾身啊,我只能把持住自己。我还小,还没受过爱情的苦,哥哥快让我吃苦!”海妙曼感受着这浓浓的醋酸味,嗯,这就是成就感,你来我往小醋怡情吗。

    “我喂你吃药算了,大郎。”pieces成功被海妙曼气笑了,28岁老男人被小丫头骗子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也挺没出息的,不过姑娘确实出色,有点争夺也是正常,没人抢的东西吃起来也不香啊。

    “你喂我吃屎我都心甘情愿。”海妙曼诚心恶心对方,果断换来一个白眼。啧,男人,口是心非还不是被她哄的春情四射,“哥哥昨天打电话什么事儿啊?”

    “昨天正好在你们学校附近,想问你出不出来见个面,结果被你一顿呲。”

    “那肯定不能够,我这得为了哥哥盛装出息,仨小时不够我打扮的,太匆忙了,不够正式。哥哥也太着急了,还说我性急。”老男人都这么容易上钩?不是都过尽千帆了?海妙曼小胸脯又骄傲的挺起来了,个人魅力太强。

    “我真是老了,跟不上你们年轻女孩的思路。”男人自嘲的笑一笑,这种经验对他来说很稀奇,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忽冷忽热的玩弄他了,出乎意外的他也不讨厌这种经历。

    海妙曼打哈哈把这话题翻篇过去,自己的快乐至上,只要脸皮够厚,就不会感觉不尴尬。

    之后的小半个月海妙曼的重心就主要放在pieces身上,阿正那边呢跟她约了几次她都没有性趣,对方来宿舍也抓不到她,微信和语音电话她也不接,竟然有些难得的专一气氛,游戏海妙曼进入了倦怠期,每天g神上号帮着玩,海妙曼看公众号王者营地里自己那个星星飙升的每周都是top1,很快就王者40多个星。

    荣耀王者那天g神微信发个截图给海妙曼,她转发到朋友圈以后下面评论疯了,都问她在哪找到这个高级代练。

    就连舍友赵青都在宿舍问过海妙曼几次,说有时候排位看到海妙曼邀请,结果对方直接开始理都没理。

    “怎么样厉害吧?”海妙曼跟赵青一起在她围观自己的排位。

    赵青一脸红光,“这也太牛了,确定不是职业选手。”

    海妙曼撇嘴嫌弃,“职业选手长的都不咋地,他可帅了,还是top1学校的大牛导师的关门弟子,学霸男神一个。”

    “怎么你就能在游戏里碰到各种各样的男神,我天天网恋的都是歪瓜裂枣。叁天就让恨不得让我出去开房。”赵青苦着脸,抱怨同人不同命。

    “我还不是,你忘了我刚开始玩吃鸡的时候还信了对方,”海妙曼回忆自己的单蠢往事,大一那时候吃鸡刚风行,有人约着面基打游戏,海妙曼蠢蠢的信了,结果对方项庄舞剑见意在沛公,说着是为了打游戏实际上是为了约炮,还说的特别冠冕堂皇他本人好像都信了,见面看到海妙曼这么一个美人就迈不开腿,当面搜索小时房。

    海妙曼觉得不对就说要喝星巴克,对方各种催促,后来碰到校友才赶走对方,结果又引来另一条孽缘。

    “你不说我又忘了,最近学生会长又在问我你怎么样呢。”赵青八卦,学生会长是海妙曼在学校里的头号舔狗,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海妙曼一般一年就主动跟他联系两次,每学期开学的时候为了素质拓展分联系一次,“他真耐得住,你不理他他就不敢跟你说话。”

    海妙曼吐舌,“没感觉,每学期开学那几天我都觉得他太帅,盖完章以后那种朦胧的面纱就撕破了。”

    “学生会长这种直接在咱们学校里已经算是不错的,不过还是没法跟咱们校草李老师比。”赵青每次都为错失法语选修课而捶胸顿足,但是周日都会为了错失法语选修课而兴奋不已。

    “哈,李老师那种性格,”海妙曼被某人用选修课的高分威胁,“要不是这门课竟然有5分,我早就退课了。”

    “人无完人嘛,长的那么帅他毒舌点我可以接受。”赵青一脸向往的舔屏手机里的照片,“不过这是对我们这种普通人而言,对你来说如果李老师追求你可能就没什么优势了。”赵青肯定,“我估计你受不了这种气。”

    “是啊,我又不是抖m,天天被毒舌喷,长成什么样我都接受不了,”海妙曼叹气,“不过性格太温柔,没几天我又会厌烦。”

    “你最近都不出去约会了,那个开豪车的西服帅哥呢?”赵青还记得论坛里飘红的那几个帖子。

    海妙曼心虚的摸摸鼻子,“最近有别的,咳咳。”不敢跟赵青有视线交集。

    赵青大喊出声,“为什么?那么帅还那么有钱。”

    “估计要来姨妈了,没什么性质。”海妙曼探索了下原因,“估计还因为感觉不过如此,我果然还是喜欢有趣的灵魂啊。”

    “而且他还把我介绍给他的发小亲戚,”海妙曼想起双胞胎,“你还记得我之前有个网恋对象我以为高中吗?”

    赵青回忆回忆点头,“是那个给你花了好多钱的那个小孩不?”

    “对对对,是他堂弟,初叁而已,还没上高中,”海妙曼隐去对方是双胞胎的事实,“小孩子太粘人了,性格不稳定。”

    “你你你,”赵青记得那个小孩很会帅,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歪着痞痞的,“又祸害了一个孩子,以后他肯定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还因为你而仇恨女人。”

    “这锅我可不背,”海妙曼已经毫无心理负担,“我是受害者好嘛?他骗我他高中了,结果变声,被我发现不对劲才承认初中,而且还隐瞒了我很多很过分的事情。”

    “啊,只能说是身为美人的负担吧。”赵青总结。

    考试周快到了,最近连海妙曼都开始在图书馆复习,她脑子很好用不放在学习上而已,平时抄抄学霸的作业糊弄过去,考试周突击复习都是高分通过。

    看书看的头脑昏昏海妙曼跑到图书馆咖啡厅买咖啡喝。

    等咖啡的过程电话响了,一看是很久不联系的阿正,感觉有点诧异。

    按了接通小声说了句喂,醉醺醺的男声响起,“你终于接电话了。”然后是一阵呕吐声。

    海妙曼皱皱鼻子,隔空范了个恶心,“最近很忙啊,要考试了,哪有你们学校那么闲,每天都要背书背公式。”看着有点分层的指甲,海妙曼决定考试周以后赶紧去做美甲,最近起早贪黑化妆的时间都没有。

    “我有点想你。”话音刚落呕吐声又响起,旁边有人声隐隐约约在安慰他。

    难得看阿正这么失态,海妙曼心头泛起一丝涟漪,最近事情挤在一起了,她也没有什么性质,再加上文艺骚男天天吊着她不给她吃肉。

    pieces很会撩,没事就发个健身布满汗水的胸肌照片,要不然写首小诗,还有mcall和娇喘语音引诱,前几天画了一副海妙曼家的猫咪水彩画给她,当时就被海妙曼做成头像。

    知道她忙也不催促她见面,有前车之鉴也不会打扰她学习,这么一个可静可动的大宝贝可以说完美无瑕。

    当然了海妙曼也不起吃素的,没事回京一个不露脸的曼妙照片,对方发胸她就发腿,对方发腿她就拍蜜桃臀,对方娇喘她就嗯嗯啊啊啊,她是不会输的,毕竟她是清心寡欲的学习狗,把pieces撩的经常说等她忙完了狠狠办她,想像对方那双淡漠的脸庞染上欲望海妙曼很有成就感。

    自然对温柔体贴没有挑战的阿正就淡了很多,她们在床下甚至没说过几句话。

    海妙曼回想起两人对话大多围绕sextalk,乏味。

    脑子里这么想,嘴上不能太直接,富二代都莫名的自傲自信,“我也想你了,考完试了找你玩,想蹦迪了,亲亲。”

    又非常甜言蜜语的问,“喝这么多有人照顾你吗?喝点粥,今天去哪里住,给你点外卖哦,好喝的老火粥铺我知道一家很正宗的。”

    没错,在这家粥铺海妙曼给很多男人都点过外卖,估计老板都要震惊海妙曼这个账号订餐的跨度之大之频繁。

    电话被另外的人接起,“你这小丫头忒没良心。”

    海妙曼一头雾水,咖啡已经做好她拿起咖啡走到楼梯间,“呃你谁?”

    “我们见过面。我秦越。”男人不悦的回到,还没人这么忽略他。

    海妙曼想起来那个花里胡哨的骚狐狸,“哦哦哦想起来了,不好意思,麻烦你照顾阿正,他吐了我好心疼,我现在没法出去这两天有考试,你把地址给我我给他买些醒酒的东西,谢谢,再见。”

    海妙曼赶着去学习就急速挂断电话,骚狐狸长的还可以,说话真难听,对于不想理的人海妙曼完全没兴趣搭理。

    秦越一手扶着可怜兮兮狂吐不止的阿正,一手不可置信的举着手机,没办法的带阿正回自己家把地址发给海妙曼,现在小女孩嘴里说着好心疼,电话说了一句就挂,买外卖就当作应付。

    花花公子秦越感觉到现在女孩比男人玩的都脏。

    海妙曼收到微信了点个招牌白粥!考虑到阿正的事妈朋友又点了一大堆小吃送过去,吃总可以堵上你的嘴。

    想了想买了点解酒药和蜂蜜又外卖过去就开始学习。

    被意图堵上嘴的秦越收到各种外卖以后观感稍好,这心疼还有点份量,吃的喝的样样不缺。

    伺候着喝多的阿正漱口喝了解酒药的秦越听着雄浑震天的呼噜声难以入睡。

    半夜看到一脸娇羞表情的阿正更是浑身鸡皮疙瘩,“你来真的啊。”秦越挤眉弄眼。

    “她多细心啊!”阿正洗个澡出来吃东西,吐过的肠胃敏感正适合喝粥,放了一段时间的粥有点冷了还是很好喝,“这个咸鸭蛋好入味。”

    “小丫头心思活着呢,”秦越抽烟,“你之前恋爱那么多,那美女不少啊。”

    阿正思考一下,“她很好玩的,我知道她很久了,以前只觉得她长的好看,我跟她当过一段时间的网友,不过她不理我了。”

    “为什么不理你?”秦越好奇起来。

    “我哪知道,最近她又不理我了。”阿正算一算,“她总是跟我聊几天就不理我,或许我人比较无聊?”

    秦越有点来兴趣了,说不应该啊,“唔,她不图你的钱?”

    阿正摇摇头,说你懂什么,“她家里挺有钱的,国企工作有权有钱。”想一想,“她好像比较喜欢有趣的,有挑战性的男人。”说完微微苦笑。

    “那你完蛋,你不够骚!”秦越舔舔嘴唇,“那她应该喜欢我这种类型啊!”看看敞开的真丝衬衫下的胸膛和腹肌,秦越比划一下,“就我这身体条件,”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拨弄了一下染成银白色的头发,“她对我好像没什么兴趣,还有点烦我。”

    阿正兴奋点头,“对对对,是不是很有意思,她喜欢的类型好莫测哦,我换过几次微信跟她聊天,都几天就被淘汰了。”

    阿正本来把认识海妙曼当作一件小事,后来逐渐当作一件需要攻克的高级堡垒,在被虐中找到了无上的快乐。

    “而且她是第一次!”阿正红着脸说出大爆料。

    秦越惊的眼珠子要掉下来,“哎哎哎,处女这么野吗?”

    阿正叹口气,委屈的抱着抱枕缩在懒人沙发里,“太挫败了,我这么没魅力吗?”

    秦越坐在地上看他,温柔体贴的阿正和他都是众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就算多么平易近人,在温和的外表下也有着家庭赋予的骄傲,难得看到他这么挫败阴郁,跟个灰暗的蘑菇一样长在角落。

    “让你这么说的我也有点兴趣了。”咧着嘴无声的笑了笑,狐狸眼里满是兴味。

    闻言阿正狠狠地抬头瞪了他一眼,“你敢动她,兄弟没得做。”说完又缩在角落。

    妥协的嘿嘿一笑,秦越说他也不缺女人,“那你等着她被人抢走,然后你沦为可有可无的炮友。”

    “我现在不就是炮友吗。”很有自知之明的阿正,“她没让我给她体检报告都不错了,之前话里话外说了一句暗示我,给我气的。”

    “女人要是玩的花,咱们男人拍马赶不上。”秦越拍了拍他,然后出馊主意,“你可以暗示她玩不玩3p。”挺挺胸脯毛遂自荐,得到的答案是一个扔过来的抱枕和扑过来的身影。

    “卧槽别打脸!”男人哀嚎。

    免*费*首*发:yuwangshe.uk | ωοο⒙νì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