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车震

作品:《海的女儿NP

    </dt>

    海妙曼被男人的行动力惊吓,不过很快就沉迷于他的高超吻技中。

    有点吃醋的想到他的性经历肯定很够看,又想到自己这边进步空间很大,不用怕。脑子胡思乱想中感觉耳垂被一个湿湿滑滑的游蛇侵入,浑身一激灵,身体做出诚实的反应,乳头瞬间就硬了。

    情不自禁的娇喘出声,又被惩罚性的咬了一口,“啊。”海妙曼不敢走神,讨好的笑一笑,难得乖巧的样子。

    男人知道她是什么样的性格,平时聊天过程中稍有不顺心都要顶你两句,不耐烦的时候更是装不在不回消息,只是没想到做爱途中她还如此不乖,竟然给他走神。

    咬着耳垂,对着耳朵眼里暧昧绵长的吹气,“你很不乖啊。”

    不由自主的拉长了声调,感受着敏感地带的侵袭,海妙曼娇嗲的回答,“哥哥我错了。”没有顶嘴没有抬杠,海妙曼是个很有眼力价的小姑娘,网络上顶嘴抬杠那是调情手段,你来我往的消磨时间。

    面对面,都成砧板上的鱼肉了还要不知死活的蹦哒那是脑壳有问题,海妙曼自忖自己冰雪聪明,不干那种啥事,转移男人注意力的淫叫出声,希望对方大人不计小人过。

    谄媚的笑笑,男人的呼吸刺激着她的神经,一阵阵难以忍耐的酥麻渐渐加强,海妙曼闪躲着那如影随形的灵活舌头,可对方钳制着她不放,只能像褪皮的舌一样扭来扭去,动作间又无意中触碰到在外面摇摇欲坠晃晃当当的肉棒,感觉身上的男人动作霎时一停。攻势转向,灼热的薄唇和滑腻的舌头划过颈子,身上的裙子早就在动作中变形,乳头不安分的从小片布料中探出头来,成为两人的目光焦点所在。

    海妙曼挺了挺胸乳,耳垂的逗弄过程中,她们早就不安分的骚动着等人采撷,没开空调的车子里闷热闷热,两人很快就一身薄汗,尤其在上面出力的男人,后背已经满覆了一层晶亮。

    乳头在闷热湿热的空气中被另一处更闷热潮湿的地方吮吸着,男人用海妙曼对待自己肉棒的方式对待她的乳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然而小小的颗粒表面积实在太小,能作乱的方式不过几种,很快海妙曼便感到不满足。

    “要使劲点,喜欢粗暴一点。”海妙曼感受着乳头的刺激,提出建议。

    男人一贯细长疲惫的眸子此时像蛇,邪邪一笑,欣然应允,用牙齿轻轻的啃噬着一颗乳头,手则使劲捻磨着另一颗骚动的颗粒。

    海妙曼感觉到两个乳头都传来一波一波酥麻,短裙下的花穴翕翕合合,小嘴一样祈求着。

    满足的将两颗胸乳吃透,男人不疾不徐的来到女人短裙下的神秘。

    此时,那里已经湿透了,长开的腿间在皮椅上有一些晶莹的液体堆积。

    海妙曼看着男人晶亮的背肌发力,那里像被割了翅膀的天使,有两处对称的优美鼓起。

    莹白的手在座椅上划过,带出几缕粘连的银丝,故意在女人面前展示一下,他彻底褪下裤子,赤裸坦荡的悬在女人身上,把她的大腿分到最开,占有性的在她的目光中侵入她的身体。

    海妙曼看着衣着完好的自己和全裸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甚至高跟鞋都没脱,而男人从头到脚一丝不挂,她虽然在身下,但是在精神上犹如一个嫖客,毕竟谁不喜欢自己衣着完好的入侵另一个躯体呢。

    肉棒轻易的滑进了身体,花穴为另一个男人绽开,海妙曼没有出现想象中的不安愧疚以及什么负面情绪,天知道她其实一直有点小小害怕和犹豫,否则她怎么会两个多月才把这么一个帅哥吃进去。

    她知道她的身体取决于她自己,她的感情足她的阴道进入了谁更没有半毛钱关系。

    男人感觉到她的分心,惩罚的全根进入,深深地顶弄到那处软肉,海妙曼暗暗绞紧他,小穴里规律的收缩着吮吸。

    “你在夹我?”男人惊喜的发现,插了几下就发现女孩在发力绞紧,额外的收缩。

    海妙曼不想暴露自己在床上也有如此强的好胜心,娇弱的说,“我要插的又深又快。”借机转移话题。

    深深看了她一眼,放过她的小心思,吸出小舌头使劲嘬弄,肉棒蛮横的插在最深处,简单粗暴的蛮干,海妙曼在这种粗暴中很快要迎来高潮,准备迎接美妙的痉挛和颤抖,发现男人悬停不动,懵懂的睁开享受中的眼睛,看到男人难得的阳光笑容。

    皱着眉头,海妙曼不满的又在小穴内使劲吮吸发力,“嗯,不要停!”拍了拍他的屁股给小马达加速。

    马达又加上发条,穴肉被肏弄的外翻,两人交合处一片白茫茫泡沫,高速抽插带出更多淫水,又搅拌出更多泡沫,男人阴毛沾了很多,谁都没空管。

    海妙曼的大腿被扛上肩膀,带钻高跟鞋和脚链呼应着闪烁,乳球被男人抓着爆满一手,肉棒又狠劲进出了几百下,海妙曼终于迎来了被拖延的高潮,肉棒在高潮的痉挛中也在空中喷射出乳白的抛物线,最终落点是乳头上。

    一次性爱结束两人像蒸过桑拿,海妙曼不满的擦干净胸口的精液,把内裤脱下擦拭下体,挑好歪曲的裙子就又光鲜亮丽一枝花,不赞同的看着瘫在她旁边的男人,很不满的问,“干嘛突然车震啊,好热!”

    随后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啊,还有蚊子!”抓不住蚊子,泄愤的把旁边的白斩鸡打一顿也算解恨。

    男人额头布满了汗水,有型的发型也不飘逸了,羸弱气质的帅哥此时跟干农活的质朴青年有点类似,细长的眼睛满足的微合着,胸口激烈的起伏,“谁让你在高速搞我?”

    海妙曼心虚的咳嗽几声,让他把空调开启,感受到冷风进入才舒爽的回到人间。

    “还老男人,啧啧啧,没见识。”撇撇嘴想起某人当初自说自话以退为进。

    “老男人周围都是规规矩矩的文艺女青年,顶多在文字中发泄一下纯情,小姑娘骚哒哒的在高速给刚见面的网友口交!”男人给海妙曼个软钉子吃。

    眼睛瞪大了,海妙曼发现老男人今天脾气见长,好胜心爆棚,今天这场战争她输了以后就没地位了,这男人不要也罢。

    “老男人天天说自己缺爱缺爱,动不动给我发照片,除了鸡巴我哪里都看过了,健身房照片还漏屁股!”

    “小妹妹第一次就发激凸漏点照,那天我都撸破皮了。”

    海妙曼生气了,话也不说,气鼓鼓的,然后又觉得他俩好幼稚,旁边的男人眼波荡漾那么温柔,他的棱角此时都像呆毛一样乖乖的蛰伏了。

    “你干嘛气我?”海妙曼歪着头,也软趴趴的。

    男人舌头舔舔后槽牙,“我气你不会自我保护,如果我是坏人,你现在没准变成器官被运走了。”

    “帅成哥哥这样不会是坏人哒!”海妙曼笑容灿烂的像个傻白甜,嘴巴甜如蜜的不着痕迹恭维着。

    免*费*首*发:ṕσ₁₈ṁe. ḉom┇Wσó₁₈.νɨ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