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油画裸模

作品:《海的女儿NP

    </dt>

    搂着手臂晃呀晃,枕着他满是汗水的肩膀小小嫌弃,男人知道她洁癖,把衣服垫在中间。

    “我们都一直没有自我介绍。”海妙曼感觉好笑。他们撩骚两个月从来没问过对方名字。

    “我知道你的一切。”

    海妙曼诧异的抬头,“你调查我?”

    “你猜?”

    海妙曼猜不到,她确定她没见过这个人,所有见过他的人都不会把他忘记,他像剑一样扎进人的记忆,并且会持续闪闪发光。

    “那你叫什么名字呀?”

    “记住我,我会是你的男人,我叫赢江。”

    “好老土哦,还我的男人哈哈哈。”海妙曼不放过每一次挑衅的机会,换来的时候赢江额角抖动的青筋和他又开始作乱的唇舌。

    “错了,我们去你家吧,我不要在被蚊子吃了,被你吃已经很累了。”海妙曼娇嗔。

    赢江想一想今天家里只有自己,应该不会碰到不该出现的那个人,决定带海妙曼回家。

    赢江的家里海妙曼的学校开车也就30分钟,如果刚才没有七拐八拐跑到青城山那边去车震,两人没准早就到家了,想想就气,又忍不住翻白眼给赢江。

    赢江的家里布置的也那么文艺,书房整架的外文文献和书籍,还有正版的原文科幻小说,他还有个暗房用来洗照片,海妙曼叨念着单反穷叁代,她是个彻彻底底的摄影白痴,之前用家里的单反拍出来的照片不如手机效果好。在昏暗的暗房里看了看,海妙曼在2楼看到一间画室,饶有兴致的看了看身边穿着休闲的男人。

    “可以给我画副画吗?”抓着衣角扮可怜,微撅着小嘴恳求道。

    赢江的画室里各种各样的油画成品,以静物和风景为主,用色大胆,连海妙曼这个不太接触油画的人都为之感叹。

    舔舔嘴唇,赢江微微一笑,很诚恳的说道,“当然可以,不过我很少画人物,一般只画不穿衣服的。”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海妙曼,整个人都在说着,脱吧脱吧。

    为艺术献身什么的海妙曼没这个胸怀,“裸体画吗?”

    点点头,“我会保密的,这副画不会给任何人欣赏,是我自己的藏品。”赢江摆出很诚恳的表情。

    海妙曼想一想自己不露脸的裸照发了不知繁几,艺术性的油画又怕什么呢,爽快的决定好就点点头,在赢江的带领下在隔壁房间洗去浑身的汗水,裹着浴巾披散着头发的走进了画室,踮着脚好奇的四处张望,用眼神讯问赢江在哪里画呢?

    赢江此时也洗过澡换了一身耐脏的衣服,还穿了一件满是颜料的围裙,两人看了看,赢江把海妙曼带到光线最好的客厅,在舒服的皮质沙发上批了一张红色丝绒后,让海妙曼在上面找个喜欢的姿势玩手机。

    毕竟油画是个大工程,一次要画几个小时,今天只是打个初稿而已。

    海妙曼侧身躺着,头发瀑布一样散乱在她周围,海妖一样魅惑,她调皮的分开双腿,让红肿的花穴绽放在空气中,她能感觉到旁边不远处画架旁的男人用眼神一寸一寸描摹她的曲线,乳头挺立着,她一支着头,一手玩弄着颗粒,代替男人的目光她自己征挞自己。

    赢江宽松的居家裤子下,肉棒早就高高升旗,然而他还要专心的打出基本轮廓,他有点恨自己画的是油画,其实水彩也是不错的种类,起码时间快,不过换位思考一下,油画意味着一直需要模特,摩挲一下下巴,那不就是可以多争取一次福利。

    画布用铅笔勾勒出寥寥几笔轮廓,小小的脑袋,身躯,双腿。赤红着双眼看着那处被子肏翻肏肿的肉唇。

    还有那抽插造成的莹白乳摇,赢江手里的铅笔有点握不住,他觉得这不是一个画画的好时机,不过爱玩的海妙曼却喜欢看男人为她濒临爆炸的样子,所以在男人喑哑着嗓子开口建议停止画画做点别的什么的时候,她专心玩着手机驳回了这个建议。

    并且语重心长的劝男人要有始有终,她玩手机还不好好玩,厌倦了侧着躺以后变了几个姿势,最后趴在沙发上,大胸被挤的可怜兮兮溢出了一点乳肉,挺翘多肉的屁股晃来晃去吸引人的视线,还有一闪而过的水当当湿淋淋的小穴。

    赢江扪心自问自己不是忍者神龟,画画什么的非得急在一时吗?不是的,慢条斯理的把衣服再次脱光,只留下很有情趣的围裙,又抓起了几只崭新的油画画笔,悄无声息的走到海妙曼跟前。

    海妙曼已经忘了她是模特这回事,吹着空调玩手机对她来说跟在宿舍没两样,在宿舍隔绝的小空间里她也都是裸睡的,听砸锅卖铁他们讲g神考试的事情正笑的嘻嘻哈哈就感觉被人掐着腰,像螺母一样套上了一个大型螺丝,嗯,海妙曼感觉赢江尺寸又大了点。

    被摁在红丝绒上后入,还有点懵逼,插了几下解了馋,赢江撤出自己,把水当当的鸡巴在海妙曼的屁股拍了又拍,把新开的最大号油画笔沾了沾液体,掰开肥厚的花瓣,用油画笔在阴蒂上怼了又怼。

    海妙曼感觉一个带毛的东西在阴蒂上玩弄来玩弄去,毛还不小心进入自己的尿道,浑身一紧就想躲开。

    摇臀摆尾了两下回头看到赢江只穿个油画围裙就站在身后比比划划,情不自禁问道,“干嘛呢?不画画了?”

    赢江给一个出乎意料的回答,“日后再画。”

    嗯先做在画也没毛病,不过毛笔不行,“不要这个笔。”

    赢江拿出一个新的跳蛋示意,海妙曼点点头不是滋味,“我不用别人的跳蛋,哼。”小表情上脸,嘴一撅,眼一瞪。

    “想什么呢,给你准备的,认识你那天买的,两个多月了。”海妙曼想到那天赢江就想约自己,误会了,尴尬一笑,摆好姿势。

    跳蛋一来就开最大档位,跟人的节奏天差地别,跳蛋的频率又高又猛,海妙曼感觉下身一种从未有过的不受控的感觉陡然而起,剧烈到无法接受的快感喷薄而出,阴蒂被持续高速的刺激,甚至有些疼痛,没到一分钟海妙曼就高潮了,花穴无法控制的绞紧,她潮吹了,小穴潮吹痉挛的那一刻一个肉棒坚定快速的插进最深处,跳蛋也兢兢业业的配合着刺激阴蒂。

    “啊!不行太刺激了!”海妙曼扭着身子,趴着想逃避,被禁锢着腰肢顶在肉棒上寸步难行,腰肢的摇摆也被当作邀宠的姿势。

    比车震更舒爽的体验就是被潮吹后肏软的穴肉针刺着吮吸着,赢江竭尽全力才能控制自己不让自己的射意。

    小穴里痒意难耐,抽插间带出猩红的穴肉,阴蒂肿的高高的露出头来,阴唇都遮不住勃起的阴蒂,那晚上她潮吹的水和着精液把红丝绒弄得皱皱巴巴湿淋淋的。

    免*费*首*发:ṕσ₁₈ṿ.ḉom (Ẅ○○₁₈.νɨ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