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惹人生气的旧玩具出场

作品:《海的女儿NP

    </dt>

    在回家的飞机上,无所事事的海妙曼有点不适应这种热闹过后的冷清。

    不过这种寂寞一闪而过,很快她就被裹挟进了各种同学聚会中去。

    和高中玩的很好的同学约好了明天的局,海妙曼敷着面膜在手机上点来点去。

    悄无声息不再提示新消息的对话框让人想叹息,翻看着里面曾经你来我往的对话,海妙曼还能回忆起那些与陌生灵魂接触而迸发的小小火花。

    这时候g神尽职尽责的又发过来段位截图,上赛季以荣耀王者傲世朋友圈的众菜鸡,后来大家都忙忙碌碌的,g神实验室也很忙碌大家不约而同的把王者荣耀放了放,最近新赛季和暑假一起开始,默默耕耘的工具人g神又开始默默的给海妙曼上分了。

    海妙曼看了看g神自己的段位才钻石,又看了看截图里自己快王者了,难得的感觉自己有点过分。

    拍了拍g神,看到对方头像抖了抖,海妙曼笑点很低的嘎嘎嘎乐出声,微信更新以后的新功能,很多人只能被拍来拍去,想像g神木讷讷被拍的懵懂模样,海妙曼又拍了拍。

    对话框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随后一条新消息过来。

    “”

    然后海妙曼的头像也被拍了又拍,最近这段时间她的头像换来换去,朋友圈更新的也勤快,每天各种朋友聚会,今天在KTV唱歌,明天在club喝酒,后天就跟几个发小出去自驾,生活愈发丰富多彩。

    现在的头像是一张愈发纤瘦的本人全身照,背景是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前几天几人去北边自驾的产物。

    海妙曼得到反应,拍个上瘾,随后发现新功能,咋咋呼呼的跟g神发语音,“g神你在拍拍我看看!”

    g神从善如流的拍了拍,对话框里显示,你拍了拍喵喵的屁股并说真好摸。

    然后整个人迅速变红,像熟了的番茄,旁边砸锅卖铁看着g神难能可贵的娇羞模样狗狗搜搜的偷拍留念,谁知道他不仅开了闪光灯还有拍照的声音。

    咔嚓声响起的时候,陈冠希在旁边都感觉到什么叫空气突然凝固了,现在他们宿舍的空气已经变成胶体,有点阳光可以搞一搞丁达尔效应了。

    海妙曼半天没等到反馈有点无聊,抱着卖弄的心情去其他群里显摆自己的小尾巴了。

    而g神这边,砸锅卖铁已经被学术制裁,起码几天不能跟g神答疑解惑,g神不屑动手,砸锅卖铁抱着这张分外珍贵的照片跟陈冠希赏析了又赏析,俩人都觉得有事,大老爷们八婆起来中年妇女们都要退一射之地。

    砸锅卖铁把照片发给海妙曼,意图套话。

    海妙曼看到冒蒸汽的g神,秒变妈妈粉,冷淡禁欲的气质被中和,此时头发软趴趴的服帖着,如玉的耳朵,白嫩的皮肤都粉嫩嫩的。

    秀色可餐啊!

    海妙曼流口水,手快的保存图片,准备有时间去找画手画个卡通头像。

    愉快的想着看砸锅卖铁给她八卦,什么g神突然就脸红的不行,眼睛也湿漉漉亮晶晶的,就在青天白日的实验室里发春了等等。

    海妙曼被酒精和愉快充斥的脑袋突然开始活动,就这?

    一段文字而已???

    不可置信的海妙曼抱着实验精神让砸锅卖铁注意g神的表情和反应,两人狼狈为奸一拍即合。

    假装没事人一样,跟g神聊聊新赛季的英雄皮肤啊,确定g神白回来稳定了,若无其事的发过去一堆文字表情包。

    表情包的风格是这样的,你为什么天天找我说话,你想睡我吗.JPG,大不大?爽不爽?叫爸爸.JPG,爸爸爸爸.JPG,我想把你日的喵喵叫.JPG。

    据砸锅卖铁说,那天g神像个红绿灯一样,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一会儿又白,没一会儿又红了。两人的配合以g神有点踉跄蹒跚着离开实验室为终结。

    海妙曼觉得g神真的是一朵洁白的高冷白莲花,她觉得她还是别把罪恶的黑手伸向g神了,他们两个人的距离隔着长长的网线挺好的,有愉快有陪伴偶尔她来开车逗弄一下,快乐无边简单不复杂,以前还觉得g神很好可以撩一撩,现在已经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这样简单的男人不应该沾染上复杂矛盾的情欲,那会拖住他在学术上前进的后腿的。

    在朝阳的床上胡思乱想,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太阳烘烤过的被褥有股子独特的香气,很是催眠。

    被电话铃声吵醒,没好气的接通电话,那头只有刺啦刺啦的电流声,海妙曼知道是谁,看了看陌生的号码,享受着这一刻的静谧,过了好半天那头也没说话,她主动挂了。

    突然清醒,看看天色刚刚漆黑,今天父母都有应酬很晚回家,草草做点沙拉对付晚餐。

    微信跳出一个对话框,最近的聊天内容久远到2年前,海妙曼瞳孔放大,以为两人不会在联系了。

    激情爱恨的波涛退去后,留给记忆沙滩上的贝壳都是最美的。

    她经常不自觉的在别人身上寻找这个人的痕迹,不过对他本人她却吝啬给予一个眼神。

    对方没事人一样的讯问她,还是那么平静和淡定,好像最后他们没有撕破脸,海妙曼也没有盛气凌人的大声宣告自己谈恋爱了。

    “听班长说明天你也去聚会?”

    海妙曼经过2年已经可以很淡定的跟对方说话,“对啊!”,情绪最激烈的时候她拉黑他无数次,又没出息的加回来。

    语音拨过来,还是那把好嗓子,低低沉沉的很是宠溺,就是这样才让她生气,她觉得自己在这段关系里没有占据主动的高地。

    “还生气呢?妙妙?”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时间,小哥哥太多了。”烦躁的扣着指甲,海妙曼决定一会儿要去美体中心做做医美,明天这聚会她要炸场子,“不跟你说了,我很忙,再见!”

    给爸妈打了个电话报了行踪,海妙曼看了看带回的裙子,条条不满意,美容之前还要shopping,海妙曼又忙碌起来了。

    第二天看到愈加成熟的男生眼眸里惊艳的表情,她觉得自己没有白费工夫,傲娇的抬抬下巴,小天鹅一样骄傲的故意撞开他,走入聚会的包间。

    免*费*首*发:ṕσ₁₈ṿ.ḉom [Ẅσσ₁₈.νɨ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