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

作品:《雷公那种田的闺女

    锦欢说了她一回,荷花就认真听着、不说话,等下次了她还是一样跟着。

    锦欢后来就不管她了,再缠磨也没用。

    好朋友是不可能好朋友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她没跟人说过,她这人很有些记仇,心里头藏着好多的小本本,谁对她做不好的事,说不好听的话,她可都记着呢!

    荷花跟着锦欢跟了好些日子,一直都是隔着段距离,锦欢虽然不乐意,但是村里的道、也不能不让别人走,她索性眼不见心不烦,只专注自己的事情。

    荷花也一直都保持距离地跟着,直到魏旭因为长期跟锦欢在外头跑,被晒得多了黑成了炭球,又被爹娘嘲笑,魏旭闹了小脾气,说要在家捂着,不出门了。

    魏旭不出来,锦欢也不介意,她就自己一个人背着个小篮子出来。

    篮子里放着小水壶、还有一封蜜饯。

    家里头条件好了,魏三和米氏都不是啥抠搜的人,总在家里备着好多零食。回回锦欢出来玩,魏三或是米氏总会给她带点儿吃的、喝的。

    今儿,锦欢的任务就是摘一篮子槐花,回去叫爹爹给烙香喷喷的槐花饼吃。

    这会儿,她正在一棵野生的槐树下,槐树有些高,锦欢踮起脚尖,使劲儿伸手往上够,鼻尖都出了汗,也不过就摘了几捧。

    远远不够。

    锦欢打量四周,眼尖地发现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还算平整,只要小心些还是能站人的。

    她将石头往槐树下推了推,安置好了,她站上那石头,保持好平衡,鼻尖都是满满的槐花清香。

    抬抬手就是一把槐花。

    这可真是好极了,果然站得高就是好,锦欢一把接着一把地摘,玩得开心极了。

    忽而,一个人影从她背后窜出,“啊”的一声惊呼,脚也碰到了锦欢踩着的那块石头,石头就晃动了起来。

    锦欢原就听声受了惊,身子正有些不平衡。脚下的石头还在滚动,她更是重心不稳,眼看就要摔。

    她双手下意识地在空中四处摆动,寻求平衡,这时,脚下的石头到底是晃动着往前翻了一圈,锦欢直直地往下栽,却见石头这边不知道哪里来的几个大片的碎瓷片。

    阳光下,明晃晃的几块,瞧着就利。

    这要是摔上去,想不毁容都难。

    关键时候,锦欢反应忒快,身子往旁边腾地一使劲儿,往碎瓷片的另一边跌去,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屁.股蹲儿。

    篮子里的槐花全都纷纷扬扬地洒了出来,铺了一地。

    锦欢一手揉着承担了全部伤害的身体部位,一边找罪魁祸首,那个突然出现、突然惊叫、还踢到了自己脚下踩着的石头,害得自己跌倒的罪魁祸首。

    这一看,锦欢就瞧见了抱膝缩着一边,怯生生地看着自己的荷花。

    冤家路窄?

    八字不合?

    天生犯冲?

    锦欢这会儿在心里拼命地搜罗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叫人万分不悦的会面。

    荷花却是反应了过来,赶紧跑到锦欢身边,拉着锦欢的胳膊晃动着,一个劲儿地道歉:

    “欢欢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不小心撞到的,没想到会害得你摔倒,你别生气好不好?”

    锦欢被她晃着身子,感觉受到冲击的部位又隐隐发痛。

    她一把抽出手臂,往后退了退,离着荷花的距离又远了些。

    荷花眼神一暗,噤了声,一语不发,只默默地捡起锦欢的小篮子,然后又把摔出来的蜜饯和小水壶放回篮子。

    她身子是背对着锦欢的,捡起水壶放进篮子后,锦欢就见她又手臂还在动,看着好似在抹眼泪,肩膀一抽一抽的。

    锦欢一时就有些迷惑。

    这个害自己摔下来的始作俑者、瞧着比自己这个受害者还要委屈,真的合适?

    人干事?

    锦欢跌的肉疼,瞧着荷花好似还在哭,心里头烦,语气也有些凶巴巴的:

    “你这是做什么?”

    荷花惊慌失措地转过身,手里还拿着锦欢的小水壶,“我—我——没—”

    结巴了半天,看着水里的小水壶,她忽然就不结巴了,说:

    “我想喝水——对,我想喝水来着,我是渴了才来找你,想找你借点儿水喝,谁成想滑了脚,这才尖叫出声,不小心撞了你的。”

    锦欢一听荷花是来借水的,此时,自己的小水壶还在她手里晃悠着,直觉要遭,她可忍受不了自己的水壶叫别人喝水。

    她忍着疼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从荷花手里把水壶给抢了回来。

    拧开盖子,仰头,“咕噜噜”一口气把壶里的水喝完了。

    喝完了之后,她还把瓶子倒着放,又甩了甩,示意给荷花看:“你看,我也渴了,水还不够我喝的,已经没了。”

    说完,她还吧唧了下嘴,总感觉今天的水味道有些不一样,有股子草的味道。

    荷花眼睛都看直了,这可真是——太好了。

    荷花整个人笑得放肆,哪里有刚刚的委屈、柔弱、歉意。

    锦欢直觉不好,慢慢地感觉头越来越昏沉,她心里不安更甚,忽而想到刚刚那杯水—

    荷花得意极了,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如此顺利。

    可不就是那杯水,那杯她借着背过身子时候加了一尾蓝茵草草汁的水。

    这草倒是没有毒,就是误服容易使人神经麻痹,有一回她打猪草的时候不小心混了这个草进去,猪昏睡了一天,她可是遭了她娘好一顿揍。

    这边锦欢感觉脑袋昏沉沉的,硬扛着没睡过去,神志却不甚清楚。

    她听着脚步声靠近,费力睁开眼,就看着荷花满是愤恨的眼神看着自己:“魏锦欢,你可真是好命。家里有钱、爹娘疼宠、就连我推你下河,结果也是我自己掉河、你却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不说、还害得我名声臭了。你可真是命好啊!真是好的叫人嫉妒呢!”

    锦欢看着荷花眼珠子都红了,心里有些慌,就见荷花又开口了:“你不是命好嘛,怎么这次就栽了呢?!我倒是要看看你都这个地步了,还能不能好命地脱身?”

    说着话,荷花又朝着锦欢靠近了两步,锦欢无力地坐在地上,荷花居高临下地看着锦欢,就看见了锦欢脖子里一根纤细的红绳。

    荷花的视线锦欢自然也发觉了,直觉不好,费力地拖着身子往后挪了挪,荷花却是轻轻一拽,就把锦欢怀里的流光珠扯了出来。

    晶莹剔透、小小的一颗珠子。和锦欢的脖子相互映衬,倒是也蛮好看的。

    锦欢心里这下是真慌了,可她还不敢表现出来,生怕荷花对流光珠更上心,拼命忍着,手攥的死紧。

    可惜,荷花还是对珠子上了心。

    她曾经多次看过锦欢很宝贝脖子里挂着的东西,经常用手抚摸,却不舍得摘出来让别人看到,能叫锦欢这么宝贝的定然很贵重。

    再一个,凭她爹娘这么疼她,给她戴的东西肯定便宜不到哪里去。

    她可是觊觎已久了。

    她铆足了劲儿把绳子扯断了,锦欢的脖子也被嘞地留下了一条红横。

    拿到了珠子,荷花小心翼翼地把珠子用布包好,放进怀里。然后打开自己拎来的竹篮子,放了一个包子,还有几块骨头,就走了,只留给锦欢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

    锦欢身体素质一向很好,因而,平时能叫人陷入昏睡的蓝茵草对于锦欢来说,也只是头脑有些昏沉。

    甚至,刚刚荷花在的时候,她其实放大了自己的症状,她也还能起得来身,不过是为了放低荷花的警惕心罢了。

    锦欢手扶着老槐树,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一点点地往家里挪,抬头望见不远处往这边来的一只大狼狗,身子猛的一僵。

    再想到荷花走的时候,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还有地上的肉包子和肉骨头,锦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呜呜呜,她错了,平时不该欺负狗的,求放过啊。

    可是,野狗并不能听到锦欢的心声,它瘸着一条腿一点点地朝着锦欢靠近,一双绿幽幽的狗眼紧紧地盯着锦欢。

    锦欢原本就因身体特性不招动物喜欢,现在又丢了珠子,她又喝了蓝茵草草汁的水,浑身力竭,手上的控电能力也使不出来。

    随着野狗的靠近,锦欢都要哭了。

    野狗离着锦欢还有七八米距离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锦欢眼睛一亮,就见到不远处走来一人,他步子有些慢,不疾不徐地朝前走来。

    他步子有些沉,行走间微微喘息,也没看见前方有一姑娘倚靠着树旁,更没看见一条大野狗正虎视眈眈瞪着他,充分表现了对他的突然闯入自己狩猎范围的极度不欢迎。

    等到他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两人一狗、三个方向、八足鼎立。

    锦欢原本因激动而粉红的脸,早在认出.来人的时候已经平静了下来。

    不是时迁又是谁呢?

    跟前年遇见时候相比,这人除了个子又拔高了些,气质更清冷了些,脸色更苍白了些、脚步声、喘息声更重了些,旁的几乎没什么变化。

    还是翩翩如玉的少年郎一个!

    然而,此时此刻,锦欢一点儿欣赏美人的心情也没有。

    她只想嚎啕大哭!

    夭寿哦,自己一个浑身没力的,碰上一个病弱的,在这条体型庞大的野狗面前,简直不要太弱,完了完了……

    讲真,时迁此时还有点儿懵,他就是出来散散心,找同窗说说话,怎么就碰上这么个两人一狗对峙的局面?

    这画面还是该死的眼熟!只是他一时想不起来了。

    但此时此刻,时迁来不及思考,因为这条野狗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正对着自己和旁边的姑娘狂吠。

    可怜的姑娘仿佛被吓得软了腿脚,人倚靠在老槐树上,一动不敢动。

    野狗已经露出了长而锋利的獠牙,它凶狠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打转,这野狗还挺人性化,也有着欺软怕硬的潜质,率先朝锦欢处靠近。

    耸着鼻子,长大嘴巴,露出尖锐的牙齿,眼神也是恶狠狠的。仿佛是在对锦欢进行气势上的镇压。

    锦欢手里握着几枚尖利的石子,严阵以待。

    说时迟那是快,时迁飞快地跑到他和锦欢中间的地儿,从地上捡起肉包子和肉骨头,一窝蜂地冲着野狗的脑袋砸过去。

    野狗闻着味儿,前进的步伐慢了下来。

    趁着这个功夫,时迁一把拉住锦欢的胳膊,带着人就跑。

    病弱的身体仿佛潜藏着大大的能量,这一刻,他迸发出的力量连他自己仿佛都吃了一惊。

    然而,他带着锦欢跑了没多久,野狗就追了上来,哪怕瘸着一条腿,它的速度也远比人来得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