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

作品:《雷公那种田的闺女

    铺子招待人员这种干净又体面的事情,荷花是甭想沾了,伙计专程带她去后院零食制作的地方,清洗油污、装卸搬运等等各种脏活累活,这些才是她的归属。

    荷花是一边哭一边干活,手上忙的连擦眼泪的功夫都没有。等晚上一天结束后,她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这还不算,铺子要关门了,她身上没了钱,租赁不到合适的地方住,苦苦哀求人家活计再收留她在屋里住一晚上。

    回应她的是被扔出铺子的包裹,以及“砰”的一声关门声。

    这会儿已是深秋,早晚的温度极低,荷花冷得直打哆嗦,双手不断摩擦着胳膊取暖。

    天色太晚,荷花则在默默回顾白天一天的情况,发现只有在牛车上那对母子有机会下手。中间那个妇人也确实撞了她一下,该就是那会儿动手的。

    说不得那个赶车的跟那母子两也是一伙的。

    荷花心里这才后怕起来,庆幸人家只是对钱感兴趣,没对她下手。

    这时候,她对外面的世界也没那么期待了,她已经生了怯意,不敢再四处乱跑,缩着身子蹲在零食铺子旁边的拐角处。

    真是三面透风的好地方!

    这一夜,荷花基本就没睡着过,每次刚有点儿睡意,这时,一阵冷风吹过,就啥睡意都没了。

    第二天早上,她顶着一双熊猫眼,拖着被冻僵的身子,在周围人异样的指指点点的中捂着脸跑了……

    第二十九章 二合一

    荷花拼命地往前跑, 带起了风来,头发被风吹得凌乱,身上的衣服也是皱巴巴的, 衣服上还带着昨天在陈记零食铺子后院打杂的脏污在,黑黑点点的斑驳四散, 整个人狼狈的不行。

    屋漏偏逢连阴雨。

    她昨天以工抵债,在陈记大汗淋漓累了一天, 晚上又是蹲在三面露风的拐角处, 被冷风吹了一夜, 整个身子都被冻僵了。

    哪怕是奔跑也没叫她身子暖和起来。?轻?吻?小?说?独?家?整?理?

    很快, 她就生起了高热。

    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地叫。

    偏生,身上连一文钱都没有了。

    荷花整个人都陷入了绝望之中。

    她又累又饿, 又惶恐又无助,生病了还没钱,没钱看病抓药等于身体好不了, 身体好不了等于活不下去, 所以, 她是马上要死了?!

    人一生病, 总会无限放大心中的恐惧, 把事情往最坏处想。

    所以, 这会儿她整个人都泡在惶恐里。

    她额头滚烫,身上却在一阵阵地发冷。

    她双手交叉环住胳膊, 借此笼住一点点的热气。一双不甚清晰的眼珠子上下翻转,脚下也在踱来踱去。

    要不先回家,以后再找机会溜出来?

    荷花心里在迟疑,在犹豫。她知道若是真的回去了,凭她之前对爹娘、对锦欢做的事情, 做的那么绝,一点儿情面都没留。回去之后再想溜出来,谈何容易?

    但是,若是命都没了,再说自由又有何意义呢?

    荷花都视死如归地做好了回去的准备,她都往回走了两步,突然想起来不对。

    好像她也不是身无分文,她身上不是还有从锦欢脖子里拽出来的一颗珠子吗?

    那珠子该值不少钱,幸好那个小傻子身上还有这个东西。

    荷花心中“滕”地一下又升起了希望。

    *

    这回,她学聪明了一点,包袱不太安全,她将珠子紧紧握在了手中,确保再不会被人偷走。

    而后,她往人多处走,边走边问路,去找镇上唯一一家当铺。走了老半天,她才终于磕磕绊绊地找到了地儿。

    她刚进门,身上衣服破旧脏乱,仿佛都带着一股子馊味,当铺的老板见了就眉头微皱,一瞬间又散了开来。

    穿的这么寒酸,铁定是没钱且急用钱的。

    有急用好啊,非常好,老板微微眯起的眼睛露出贪婪的神色,慢慢等着荷花上钩。

    所以,当荷花小心翼翼地将手心的珠子展示出来让老板出价时候,老板极力隐藏初见珠子时候的惊奇,一副不甚在意的口吻:“这珠子材质非金非银非玉非的,不值钱,也没人要,我要收的话顶多也就当个玩意儿放那放着。你若是要出手的话顶多十文。”

    十文?

    荷花揉揉耳朵,都要怀疑自己听错了。

    锦欢天天拿宝贝似的藏着掖着不叫人看见,一天摸上好些回的珠子就值十文钱?

    她哪怕不懂赏玩这一套,见着这珠子都觉得不是凡品,是极珍贵的,老板只出十文?

    这是瞧着自己好骗?

    荷花二话没说,扭头就走。

    *

    只是,她独身一人,这当铺她进来容易、想出去就有些难了。

    当铺老板也觉得这珠子瞧着极为不凡,哪里能放过?

    他拦住荷花:“姑娘好急的脾气,一声不合就走,价格咱们还可以再商量嘛!”

    见老板态度变得太快,荷花就知道自己是对的,这珠子铁定值钱。

    她心里又安稳了些,开始漫天要价起来。

    “起码一百两。”

    老板的脸色却在荷花喊价的时候一点点变黑。

    以为穿的这么寒酸破烂的乡下丫头哪怕是喊价、顶多撑死了几两的银子,谁知道她这么不知天高地厚,还敢伸手要上百两的银子。

    这丫头就是欠。

    老板看着荷花的目光已然含了点凶狠在里头。

    荷花犹不自知,还在那边陈述这珠子多好多好,钱少了再不能卖的。

    老板脸上复又染上笑意,对着荷花亲切地说:“这珠子真有你说的那么好?我怎么没看出来呢?要不,你再让我好好端详端详?”

    荷花的手顺势递了过去,嘴里也不停:“老板你看,这珠子颜色这么莹润,铁定——”

    话没说完,下一瞬,珠子已经到了老板手里了。

    荷花这才察觉到不对:“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小丫头敬酒不吃吃罚酒,张口就是百两,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儿,能由得你放肆?”

    “那我不卖了,你把珠子还我。”

    “什么珠子?小丫头眼皮子不要太浅,看到啥喜欢的都说是自己的东西。这可不好。

    这里也不是你们乡下,这是在镇上,骗财骗物可是犯法的,是要吃官司的。姑娘你莫不是想试试看?”

    荷花心道不好,自己怕是遇上了黑心老板,瞧着自己独身一人,还是姑娘家,想把珠子不花钱就据为己有。

    荷花她心思不少,知道若是跟老板硬刚,自己定然讨不着好。

    店里的人肯定是都护着老板,左右四邻也一样,进衙门她又不敢,都说“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所以,面对老板不讲道理的反诬陷,她很识时务。

    她手脚并用地比划着拼命解释,又跟老板服软求情,说这珠子是自己家里好不容易得来的,家里头正赶着用钱,逼不得已才拿出来卖的,求老板发发善心,好歹给些银子让她能会家里交差。

    整个人很是手足无措的模样。

    老板心下得意,不过一个乡下毛丫头,还敢跟他斗。果然就是欠的。

    老板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摆摆手就让人把荷花赶出去。然后,自己背过身往里面走。

    就在这时,荷花趁人不警觉,一把抓住老板的手,要抢回珠子,可是老板死死不松手。

    眼看店里的伙计要上前来帮忙抓她,荷花头一低,用尖利的牙齿一口咬在老板的手上。

    老板疼的直跳脚,五官都变了形,手自然而然地松了开。这个时候,店里的一个伙计也赶了上来帮忙了。

    荷花赶紧往外面跑,身上挨了好几下,头发也被后面的人扯了好几绺下来。她不敢停,忍着疼直直往前跑。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算是找到了乡下人一个难得的好处,乡下不管是丫头还是小子,跑得都挺快的。

    所以,占着速度的优势,还真就让她逃掉了。

    但是,跑的时候不觉得,等停下来之后,荷花总算是察觉到了身体的疲累。

    她起了高热,一张脸被烧的通红,又累又饿又困,整个人都不好了。

    荷花蹲在地上,细细回顾自己这两日的际遇,除了算计锦欢的事成了,再那之后啥啥都不顺。

    从家里偷来的钱被别人给偷了;店里吃零食没钱付账累死累活地干了一天杂货;晚上没地儿睡觉在路上被风吹了一夜,挨了一夜的冻;珠子没当成功,反被人讹了一回……

    总觉得自己是被霉运笼罩了是怎么回事?

    若是锦欢在的话就会发现荷花揣着怀里的流光珠又在亮闪闪地发光,三色交错,仿佛在欢欣鼓舞地庆祝……

    *

    镇上荷花也不敢再呆了,谁知道那当铺老板什么时候就会找到她;县里她又没本事去,没钱、身体还病着,这个时候她再往外跑,那是寿星公上吊活腻歪了。

    荷花只得拖着沉重的身子回村里。

    原本珠子是她最后一个希望,结果,也不成了。

    再没什么比绝望之中面临希望,而后又亲眼看着唯一的希望一点点消散来得叫人痛苦难堪。

    荷花一身狼狈地往村里回,心里还在思考着回家之后的对策。

    当初她走的时候可没指望再回去,所以,一点儿余地没留,将人给得罪了个整,得罪了个干脆。

    现在,逼不得已要回去了,爹娘还有锦欢家里只怕也不会放过她。

    她后悔又心慌,心里惶恐、拼命地在心里想着如何找借口脱身才好……

    *

    荷花刚进村里,珠子就又滚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