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节

作品:《雷公那种田的闺女

    算命“瞎子”泪流满面,昧着自己的真心说:“这钱我思来想去觉得不能要。本来就是你花钱让我来的,我就说了几句话而已,着实不该收你两份钱,我真是大错特错。

    先前收了这钱,我受良心谴责,心里过不去,所以我决定还是得把钱还给姑娘你。”

    锦欢:……

    听他认错态度这么诚恳,锦欢心里头那种被迫花了冤枉钱的憋屈也没了,小姑娘又高兴起来。

    想着他眼盲,谋生不易,还说不用还了,毕竟他也确实出力了,不然她和时迁的事情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算命“瞎子”瞥了一眼墙角,然后态度坚决,让锦欢把钱收回去。

    锦欢心说这人心也太正了吧!

    认识到错误以后,就一点钱都不要了,自己运气真好,遇到的人心都挺正的。

    见他态度那么坚决,锦欢便拿了一半:“行吧,那我把这一半拿回来,另一半是你该得的,你自己收下吧,就别再往外推了!”

    算命“瞎子”真的想哭,这姑娘说的可真是太对了,他也觉得这钱是自己应得的,奈何有人在旁虎视眈眈,他不敢啊!

    他都要给锦欢跪下了,“姑娘,你就都收下吧!你今儿要是不收下,我着实心里难安,回去只怕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着了。”

    锦欢:……

    人家都这么说了,锦欢着实盛情难却,只得把钱都接了过来。

    等把钱放好,她给算命瞎子竖了个大拇指,一脸诚挚地说道:

    “认错连自己应得的报酬都不要了,像您这么有良心的人,我再没见过第二个,您可真是个好人!”

    算命“瞎子”:不好意思,我被迫的。

    *

    另一边,魏三和米氏在房里也在说起锦欢。

    没定下之前,米氏天天发愁闺女的未来,甫一定下,米氏自己反而怅然若失,又有些后悔……

    米氏后悔,魏三更捉急。

    他贴心的小棉袄成了别人家的小媳妇,怎么想怎么心塞?

    按照他的想法,他才不乐意呢,要不是米氏不叫他拦着,他才不会同意让时迁这么容易就跟闺女订下呢!

    听米氏后悔,他还试探地说:“要不,咱们再找他家说说,先前是太冲动了,我们家要再考虑考虑?”

    米氏抬头看他确实认真说的,不是玩笑,一个软枕栽立马就从手里飞了过去。

    ……

    米氏说是后悔,也不过是舍不得闺女,随口抱怨两句而已,倒也不是真的就后悔了。

    尤其是,没过两日,大房的魏枣哭着回娘家来,二房的婷婷要死要活折腾,她就更不后悔了……

    第三十六章 ……

    锦欢跟时迁他两亲事才定下, 两边的亲朋好友便都知道了。

    要说反应最大的,还属时家那俩儿媳妇。

    先前,她两冷眼看着婆婆那边媒婆常登门, 却总没传出消息来,她两心里可是痛快得很, 时常围在一块儿讨论,说就时迁这情况, 谁嫁过来谁倒霉, 哪个姑娘家肯嫁他?

    两媳妇甚至还杞人忧天, 一块儿商量, 说这老三要是一直娶不着媳妇,一直没人照管, 将来会不会砸他们手里,拖累她们两家?

    毕竟,公婆肯定走在老三前头, 而她们两家可是除了公婆之外跟老三关系最亲近的人了。

    谁知转眼就传来消息, 说时迁亲事成了, 她两的顾虑就没了, 可心里立马就不爽利起来。

    就时迁这副病秧子身子, 无缘无故的哪个姑娘肯嫁他?

    大儿媳赵氏还私下找人打听是不是那姑娘有啥毛病, 听人说人家姑娘啥都挺好之后,她双手捂着心口直喊疼。

    时宗在地里头听人来喊他说他媳妇有些不好, 吓得他扔了锄头就往家里跑。

    他一口气跑到家里,屋里院里全找遍了,却没瞧见婆娘的身影,正急的满头大汗,隔壁传来了赵氏尖利的吵嚷声。

    赵氏她先是气得心口疼, 越想越不甘心,抱着儿子就往婆婆这边来。

    她怀里的铁牛也不知道是不是感知到他娘情绪不好,被他娘抱出来后就一直在哭,赵氏一点儿哄他的心思也没有。

    推开隔壁大门,就喊时母。

    时母正在磨豆子呢,眼神儿都没给她一个。

    孩子一直在哭,时母就叫她先把孩子哄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比的过孩子?

    赵氏只得先去屋里给孩子喂食,又晃悠了好半天好容易才把儿子给哄睡了,把儿子放床上,半刻钟都过去了。

    时母皱着眉、一脸的不耐烦,问她:“上回不是告诉过你,以后别进我这门,你今儿又来干嘛?”

    赵氏哪里还管时母的冷脸,她憋了一肚子的话,一肚子的委屈,见时母搭理她了她立马就问:“娘你上回分家是不是私底下藏了银钱?”

    因为分家还有上回两儿媳偷着咒时迁是打光棍、没出息的命的事情,时母如今对这两家极失望,懒得搭理发疯的儿媳,她眉头一皱,果决转身离开。

    赵氏并不放弃,追上时母,拽住时母的胳膊:“娘你今天必须给我个说法,你是不是藏——”

    时母反手就是一巴掌:“谁许你跟老娘伸手的?”

    这一巴掌打的赵氏整个人都蒙圈了,先前,她闹得事情不算少,也没挨过打,这回突然被婆婆甩了一巴掌,她整个人都僵了。

    直到时宗找了过来,她反应过来,一下子扑到时宗身边,双手使劲儿的捶着他的胸口:

    “都是你这没用的,不会讨爹娘欢心,以至娘分家还跟咱们使心眼子,私下藏了银钱替老三打算。

    亏你还良心不安,说对不起爹娘,你对不起的,哪是爹娘呀?你对不起的分明是我和铁牛娘俩才对。”?轻?吻?小?说?独?家?整?理?

    她一边捶着时宗,一边假意装哭偷觑时母脸色。

    时宗是听说婆娘好像病了有些不好这才跑了回来,这怎么瞧着精神挺好,还跟娘又闹了起来?他这会儿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偏赵氏又在哭闹,他就问她娘。

    时母这回儿也想知道这儿媳妇又在发什么疯,她一只手把赵氏从时宗怀里拽了出来,问她:“你今儿好好的又发什么疯?”

    “老三是不是跟河对岸的魏家姑娘定亲了?”

    “是又怎么样?”

    “那魏家姑娘人家好好的,无缘无故凭啥看上老三这么个废——这么个人?”

    没等时母回答,她又继续道:“娘,你要不是许了人家很多钱财,谁家这么想不开会把好好的姑娘家嫁给老三?

    咱家分家,我们大房就分到了八两银子,娘你当时说你和老三再加上妹妹的嫁妆一共留了二十两。这二十两还得给老三买药,还有妹妹的嫁妆以及家里的开销,算下来能剩下的也没多少,换人家姑娘嫁过来肯定不够。

    所以,娘你铁定是分家时候背着咱们藏私房了吧?”

    赵氏对着时母一通质问,把时母手里的钱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显然是私下不知道算过多少回了。

    就赵氏大吵大闹的这会儿,屋里刚睡下没多久的铁牛也被吵醒了,哇哇大哭。

    时母叫时宗去抱孩子,等时宗背过身去进屋,她拉着儿媳甩手又是一巴掌。这回儿她没留手,劲儿使得足足的,赵氏脸颊当即就肿了起来。

    时宗听得那清脆的巴掌声,顿时急了,连孩子都不顾了,伸手要来拦着,又叫时母给吼了回去,说他:

    “这个媳妇你要是不想要了,或者你俩都不想在村里待着了,你尽管来拦你娘试试?”

    时宗只得缩回了手,求他娘看在孩子的份上给她留些情面。

    时母冷笑两声:“我先前就是因为孩子没跟她计较,她倒是以为拿住了我,几次三番越发厉害了,如今还敢朝我伸手,惯的她?”

    时母转过身来又指着赵氏骂:“你当是个人家都跟你爹娘似的,钻进了钱眼里,只想着卖闺女挣钱,把婆家给的聘礼全都给留下一分没叫带回来?

    老三她媳妇人家家里不缺钱,不卖闺女,人家把闺女嫁给老三只是单纯希望闺女过得好,你脑子里那些我花大钱、人家卖女儿的事情通通不存在。

    还有,什么叫老三这么个人?在你眼里,老三一无是处,就该打光棍是吧?我还就告诉你,就是老三这么个人,他就是能娶到好姑娘,那姑娘人美心善,啥啥都好,可比你这糟心婆娘强一百倍不止。老娘当初说了你这么个儿媳妇才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赵氏叫时母指着骂,头都要磕地上去了。

    听时母骂完,她还问:“娘你真的没藏私房?”

    都这会儿了,她关心的还是自己藏没藏私房的事情,时母都能叫她气笑了。

    门口还有一个探头探脑地在偷听偷看的,也被时母一声吼了进来。

    孙氏讪笑着:“娘我就是听这边吵吵嚷嚷,过来看看你是不是有啥要帮忙的。”

    时母摆摆手,懒得听她言不由衷的解释,等把二儿子也喊过来,她对着几人一并告诫了一回:

    “老三她媳妇儿是我特别中意的,谁搞破坏我绝饶不了她,甭管她有没有给老时家生下孙子都一样。”

    说这话时她朝赵氏瞥去一样,直把赵氏看毛了才转开眼神又继续:

    “至于我手里的银子,你只知道分家那二十两,怎么不想想分家之后你爹没日没夜地赶家具,好容易空闲两天还得下地,要只守着分家那二十两,我和你爹早晚得饿死。

    你们也一样,喜欢钱就自己挣去。分家了之后就别再巴巴的再算计老娘的银子,再算计也没有你们的份。我还真就不怕告诉你们,老三媳妇这边我肯定花得多,你再眼红也没用。

    谁要是再因为嫉妒,撺掇别人来闹,把老三的媳妇给闹没了,或是搅合得老三的日子过得不好了,你看我饶得过你不?”

    听到这里,孙氏一脸悻悻。

    她心里又有些嫉妒:这老三媳妇儿倒是好命,还没嫁进来,婆婆就这么疼着、护着。

    最后,时母来了一句爆炸信息:“一天天的来闹腾,我瞧你们就是闲的,还是手里钱太足了才这么有精力。既然这样,从下个月开始你们两房就开始交养老钱吧,按季度交,不管是给银子还是给粮食你们看着办。”

    成功把几人炸晕,时母就自顾自离开转身去烧饭了。

    留下的几人,时宗和时勇还好,总归是亲爹娘,孝顺也是应该的,只是感觉有些突然罢了。

    赵氏和孙氏可就不一样了。

    赵氏原本就极爱财,不然也不能几次三番因为钱财的问题跟婆婆刚起来,这会儿没证实婆婆藏了私房不说,反而还被婆婆打骂了一顿。这还不算,还因此被婆婆揪住小辫子开始要交孝敬,她这会儿是真的心疼地快要不能呼吸了。

    事情闹成这样,孙氏才更郁闷憋屈,她不过是想背后看个戏、听个内幕,结果就被婆婆揪了出来,还得一并要交公婆孝敬,她心里头更不好过。

    只能埋怨赵氏没用,闹了一趟啥都没从婆婆手里抠出来不说,还连累自己。

    于是,她两回去路上两人又大吵了一顿。

    许是这回给她两教训太深,又或者是钱的威力太大,直到第二年锦欢进门钱,她两再没闹大过,反正锦欢是再没从爱八卦的婷婷嘴里听到过。

    *

    被锦欢挂在嘴上的婷婷听到了锦欢定亲的消息,一方面心里替锦欢高兴,另一方面,她又有些酸涩。

    小堂妹有三叔三婶疼着宠着,所以,只要是锦欢想要的,总能轻而易举地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