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节

作品:《雷公那种田的闺女

    哪怕是锦欢嫁的人她们并不满意,可这距离上次锦欢来找自己才过了几天,三叔三婶不还是同意了。

    可自己呢,爹娘半分力气也使不上,孙冀纵然喜欢自己,却还得顾着他爹娘那边。

    她婚事迟迟定不下来,小堂妹那边却是欢喜一堂。

    这一刻,婷婷是真的有点儿嫉妒。

    人比人,气死人,大约便是这样了。

    “老天可真是不公平!锦欢那丫头究竟是得了哪路神仙眷顾才能总这么幸运?”

    婷婷她嫂子苗氏听了也颇为赞同地点头,像三叔和三婶那么疼姑娘宠姑娘的爹娘她是再没见过第二家了。

    点着点着,苗氏忽然觉得不对,小姑娘家家的总爱比着来,自己说人家好,妹妹再恼了咋整?

    她是今年年初刚进的门,跟小姑子关系也不是很熟,怕得罪了小姑子,又赶紧补充了一句:“我瞧妹妹心思清明,什么都有成算,将来日子过得也不会比锦欢妹妹差的。”

    万幸,婷婷心思还算正,没真的怨怪嫂子。

    苗氏说她将来不会比锦欢过得差,她心里也这么觉得,她把时迁和孙冀放在一块儿比较,发现孙冀并不输时迁,甚至,因为时迁身体的缘故,孙冀比之还要优秀。

    所以她不认输。

    没有先天的优势怕什么,她从来都相信幸福靠自己争取一样可以得到。

    她一脸兴奋地跑到她娘跟前,叫她娘为她找媒婆介绍优秀的小伙子替她相看。

    “娘,你快些去找,越快越好。而且你得表现出十足的诚意,千万不要叫人觉得你就是随意说说而已。”

    李氏心里头还惦记着孙冀这头,毕竟孙冀着实是许多人家中意的女婿人选,自身条件过硬,家境也好。这女婿闺女嫁过去实惠,她说出去也有面子,怎么闺女就要放弃了呢?

    婷婷没跟她娘解释,叫她娘照着做就是,她自有主意。

    *

    锦欢也不知道她堂姐心里那么多纠葛,她这会儿正在为眉心的流光珠的变化而欢喜。

    打从流光钻进了她眉心,积蓄能量的速度就越发快了。只有只怕再过不久,就能完全变成绿色了。

    到时候,时迁的身体该就可以有法子了……

    锦欢也没一直等着以后,现在就开始慢慢用流光温养他身体了。因为两人定亲以后,时迁常过来,她有机会嘛!

    于是,回回时迁过来,锦欢总免不了对他“动手动脚”。

    时迁能常来魏家,起初是时母想着叫时迁跟锦欢小两口培养培养感情,免得魏家后悔,后来,见儿子去魏家几回,脸色越来越好,她就经常把儿子往魏家“撵了”。

    时母心说,莫非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第三十七章 二合一

    打时迁和锦欢两人亲事定下, 时迁变化许多。他自己没发觉,但旁人都瞧得清楚明白。

    最明显便是他胃口好了很多,饭吃的多了, 由此带来的精气神也好了许多,遇事更积极了。

    不似从前, 不管他说啥做啥,总透着股颓废、消沉劲儿在里头。

    时母觉得, 甭管是啥原因, 反正儿子脸色比原来更好看了些是事实。

    而这些, 都是在时迁跟锦欢定亲之后发生的。

    若说当初时母是把智远师傅解的签文当做最后一根稻草紧紧抓住不放, 那么现在,这根稻草已然变成了一座高山, 在时母心里分量十足。

    她是日日盼着能够早日娶锦欢进门。

    只是,时母她找米氏试探了几回,结果都不容乐观。

    为此, 她前头还有些着急上火, 可是, 慢慢的随着小儿子似乎有了一点点的开窍, 她的心这才有些安稳下来。

    甚至, 她有了更多的想法。

    少年人的感情来的总是比较热烈, 只要这两小儿女自身能开窍,他们自己想在一块儿, 谁还能拦得住呢?

    这可比当长辈的出面容易多了。

    时母想得明白,先前急切的心慢慢就平稳下来,她开始一点点给儿子挖坑。

    挖坑,从叫儿子自己认识到自己的感情开始!

    总是自己这个当娘的冲在前头算怎么回事呢?

    冲前头就算了,她还得时不时在后面鞭策, 赶着他往前。

    这有点儿很不勇敢……

    *

    时迁这会儿还不知道他娘在悄悄“算计”他。

    他这会儿正在房里习字。

    因着他自小身体就弱,经受不得过于剧烈的运动,旁人出去嬉戏玩闹时候,他便读书习字。

    所以,他不仅饱读诗书,还写的一手好字。

    笔劲有骨、清俊秀丽。

    便是书院的先生见之也是常夸赞的。

    但是,就是这么写惯了的字,今儿他却是写得乱了。笔劲倒是在,但是清秀却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潦草的笔锋。

    似是在诉说着他焦躁、不平的心绪……

    也不是今天才这样,这两日他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少了什么。

    少了什么呢?

    他看着书桌一角没掩盖完全的一幅小像,脸腾地一下红了……

    明明屋里没有人,他却慌手慌脚地寻了本书盖了上去,末了又把书移开,把画着小像的那张纸小心折好,掩在书页里。

    并把书压在了书架的最下面。

    做完这些,他长嘘出一口气来,脸上热意稍减。

    他这会儿可总算知道自己心不静是咋回事儿了。

    距离上回他去魏家可是已经有七八天了呢!怎么——娘还没来叫他帮忙去送东西或是取东西、递话呢?

    思及上回从魏家回来,小姑娘送自己出门时候,叮嘱自己不要久坐,要多出门透透气;要早睡晚起,这样精神才会好……

    最后还煞有其事的地说了一句“她会检查的”。

    声音糯糯的,带着些她不自知的娇憨,他嘴角总忍不住上扬。

    时迁静不下心来,索性便不糟蹋纸了。

    他记起来好像跟孙冀好久没见过了,冷落同窗好友什么的真是太不应该了。

    他自我检讨了一会儿,便决定带上书去找这位同窗说说话,交流交流想法。

    反正他绝对不是故意要去魏家村的……

    *

    他在房里花了一刻钟收拾自己,最后随意地从书架上拿着本书便出去寻他娘去了。

    时母正在院子里剁着猪菜,见时迁换了身新衣裳出来,头发也是仔细梳理过的,很是齐整,手里还夹着本书,便知他该是要出门。

    她装作不知道,故意问他:“儿子,你出来是来帮娘干活的吗?刚好这边泥太多,你帮娘把这地扫了,娘去猪圈看看猪是不是饿了。”

    时迁:……

    穿着这么一身新衣裳去扫地,尤其这地尘土特别的多,不时有风吹过,确定扫完了他还能继续出门见人?

    那画面太美,时迁他不敢再想。

    他为难地看着他娘:“娘我出门找同窗换个书看,你看我回来再帮你扫,成不?”

    时母不过逗他一回,哪是真心想要他干活的?就说可以,又问他;“去哪个同窗家呀?”

    不等儿子回答,时母便带着满脸的笑看着儿子说:“是不是魏家村的?”

    时迁:……看破不说破,懂不懂?

    时迁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娘,等她继续。

    结果该她说话的时候又不说了。

    大有“你自己个儿随意,先开口算我输”的架势。

    时迁等了半天,终于憋不住了,问她:“娘你没有啥要交代的吗?”

    时母听他憋不住就笑了,心说你再闷在心里头别说啊!

    这回,看谁更急?

    好在时母也不想打趣儿子太过,如时迁所愿,交代他去同窗家之后“顺带”去锦欢家问问,年礼她们家可有什么要特殊要求,还有叫他赶在晚饭前回来,便放了他去。

    *

    时迁说是来找同窗,他就真的先去的孙冀家,准备跟他随意说会儿话,换本书,之后便可以转道去魏家找小姑娘去了。

    他想得挺好,可事情发展并不顺。

    他这回过来,见着孙冀,发现他精神状态不大好,眼里没有神采、身上衣服也皱皱的,跟平时很重穿着打扮的孙冀很不一样,整个人的气场透出一股子颓废。

    这明显是有事儿,不知道便罢了,知道了时迁就不好直接离开去找锦欢。

    他待在孙冀屋里,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孙冀他娘过来了,态度说不上好与不好,端了一杯热茶给时迁,说他:

    “迁哥儿你要是来找我们家冀儿玩的,我很欢迎。你要是替魏家来做说客的,那别怪我话说的难听,我们家大门在哪你知道,慢走不送。”

    孙冀不高兴地叫了她娘一声,时母住了嘴、放下茶水便出去了。

    时迁这还是头一回上门被这么不客气地对待,要不是看在孙冀跟他相交已久的份上,他这会儿已经甩袖走人了。

    他也不知哪里得罪了人家,就问孙冀。

    孙冀苦笑一声:“时兄,你别见怪,我娘这是以为你替婷婷那边传话来的,这才这般对你,我替我娘给你道歉,你别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