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节

作品:《雷公那种田的闺女

    还有,你记着箱笼最底下的夹层里面有两张契书,是镇上的铺子, 这个才是爹娘真正给你准备的嫁妆, 有了它们, 哪怕我闺女啥也不干也照样能衣食无忧, 你注意收好。”

    锦欢不知道爹娘还给准备了铺子, 这会儿一听到就推辞不要。

    爹娘他们给她置办的嫁妆够多了, 他们心疼她,她同样也心疼爹娘兄弟。

    “听话, 有这两铺子捏在手里,不怕没钱,有钱心就不慌,爹娘也能放心你,少操点儿心。”

    米氏态度显得极为坚决。

    锦欢知道她娘一旦定了主意, 便是她爹也不能改变,便也不跟她娘争了。

    见闺女不再往外推,她脸上露出笑来,把锦欢揽在怀里,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锦欢的一头乌发。

    闺女手里有钱,生活她便不用再如何操心,相比起来,她更担心闺女跟时家那边人的相处。

    *

    自小到大,可以说锦欢一直是活在爹娘的维护里的,原本有个魏老太不喜她,原该受些磨难,结果她爹娘疼她,早早的分了家。

    自此,锦欢的磨难没了,生活环境单纯,人际相处也有爹娘在前头撑着,顺风顺水地长大。

    所以,米氏极担心闺女嫁人后跟时家那边人的相处。尤其是听说时家前头两个儿媳妇很不好相处,她更焦虑。

    “对于你那两嫂子,她们占着身份上的便利,又比你早进门,所以你这边容易吃亏。

    若是跟她两起了冲突,你尽量别正面硬碰,去找时迁还有你婆婆告黑状,他们出面更方便些。”

    “好在,你那两嫂子已经分家分出去了,你们相处的时间应该也不多。”

    米氏絮絮叨叨个不停,锦欢乖乖巧巧地靠着她娘,耐心听着。

    娘亲的怀抱叫她心里安心,细细碎碎的声音也仿佛带着魔力,一点点抚平自己忐忑的情绪。

    *

    说完了嫂子,重头戏来了,婚姻里头,两口子的相处才最要紧。除了男人,公婆同样重要。

    作为一个嫁进了魏家十来年,从没吃过苦的媳妇,在这方面,米氏她很有发言权。

    “这男人其实很多时候跟孩子很像,你得多哄,把他哄好了,哄他疼你护你,你的日子就好过。”

    “你在家里可以上房揭瓦,但在外头一定要给男人留足脸面——”

    “男人他只要动手帮忙做事,甭管他做得好不好,夸就对了。这样他才会有成就感,下次还会接着做。”

    “至于公婆那边,也别想着刚嫁进门要好好表现,给那边留好印象,就一天到晚干活忙个不停。我闺女是他们家求进门的,不需要如此。

    你记着娘这句话,表现太勤勉、人当你新媳妇应该的,前头做习惯了,后面那些活十有八九还得摊你头上,还落不着好。

    那倒不如一开始就索性就别给她们你特别勤快的印象,这样,后头她们干啥活你若是能帮把手,她们反而觉得你懂事。”

    ……

    锦欢听着,也不管有没有道理,先在心里头的小本子上记下再说,这些可都是她娘这么些年总结下来的经验呢!

    锦欢听得认真,米氏说得也很有兴致,这会儿已经从如何跟人相处说到教闺女如何偷懒的小技巧上面了。

    “你要是不想进厨房烧饭,也可以放着让时迁来。凭啥做饭就非得是女人的活?都是惯的。你记着一开始就把饭做得非常难吃,这样几次过后你看他受得了不?

    受不了了他自己就会想办法,之后你再下厨的机会就少了。”

    米氏这话说得极为肯定。

    锦欢忽然就从她娘的怀里坐起了身来。

    原本因着要离开爹娘心里头还很难受,听她娘说起这个,她瞪大眼睛,一双清灵灵的大眼睛直视她娘:

    “娘,咱家就数你做饭难吃,所以咱家经常是爹下厨。这不会也是你故意把饭做的难吃、来哄爹做饭的吧?”

    米氏:“……”

    经验源于生活,这会儿米氏想反驳,可她闺女也不是傻子,能信她?

    话说得太快一下子暴露出来,米氏尴尬了,她想了好半天,也没想出来怎么回答,最后,极生硬地转了话题:“那个—那个——它不重要——”

    “娘在说你呢,还有——”

    可惜话题已经跑偏儿,锦欢满脑子都在想,她小时候印象极深的来源于她娘的几次黑暗料理,居然全是因为他娘懒,故意为之!!!

    她和弟弟又做错了什么?

    她和弟弟也太冤枉了好嘛!

    还有她爹那么聪明、那么厉害,他真的不知道嘛?

    米氏看向她娘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米氏:“……”心慌慌,说不下去了。

    可还有明天的洞房没交代呢!不过这方面,她也不好意思跟闺女说的太清楚。

    想着男人在这方面总是比较通晓的,女儿家懂的再多也没啥用处,便匆匆搁下一句“你明晚不要太紧张,身子放轻松,之后全听女婿的就成”

    说完就溜了。

    锦欢:“……”懵懵懂懂、恍恍惚惚。

    *

    米氏面皮通红,回了屋。果然就见魏三没睡,还在等着。

    想着刚刚叫闺女点出她故意做饭难吃躲懒的事情,这会儿面对魏三她心就虚,眼神飘忽,不敢跟魏三对视。

    “不是,明儿是闺女要成亲,你脸红个啥劲儿?”

    米氏:“……”我开心的我激动的不成吗?

    好在,魏三也不揪着她不放。他这会儿一颗心泡在柠檬里,酸得够呛。

    闺女大了,出嫁前最后一晚,她娘还能陪她说说贴心话,他却不方便去闺女那屋,只能干看着,心酸嫉妒不舍……

    恨不得明儿不叫时迁上门才好,可女儿家又终归要嫁人,他哪里能真的拦呢?

    心塞又难过,一句句叹气声、此起彼伏。

    米氏安慰他:“行了,咱们女婿你不是都已经观察了大半年了嘛!要有问题,你不早给他两拆了,还能留到现在?既然这个女婿你也满意,还担心啥呢?”

    这是说,今年年后,时始上门来教导魏旭读书识字的事呢!

    当然时迁也不是天天上门,他通常每隔三四日过来一趟,先带着魏旭复习前头认的字,背的文章,检查一下作业,之后再教魏旭新的内容。

    随着时迁过来的日子增多,魏三和米氏观察他的时候也多了。人相处时间一多,很多缺点其实很难掩盖,尤其是岳父看女婿眼光更挑剔。

    所以,到现在魏三没把两人拆了,也没挑时迁太大毛病,这其实已经很能代表一个事实:时迁他足够优秀。

    所以,把闺女嫁给足够优秀的时迁,按理魏三该放心啊!

    可嫁闺女真不是这回事,说是那人好就成,在老父亲心里,女婿那就是来拱自家水灵灵的小白菜的猪,再优秀也不招人喜欢。

    谁嫁闺女谁知道,反正魏三是翻来覆去一整夜都没怎么睡着。

    *

    第二天,鸡鸣第二声时候,魏家屋里头就有了光亮。

    新娘子早早地装扮起来,梳头、净面、换上一身火红的嫁衣,米氏帮着描红上妆。

    锦欢原就生得好,盛装打扮起来,更是令人惊艳。

    桃花娇面,香腮如雪,睫若羽扇,唇似玫瑰。

    等天大亮,亲戚上门,谁不惊叹新娘子的风采?以及魏家的大手笔。

    当场就有人惊呼:“乖乖,为着个姑娘,这是费了多少银钱?那嫁衣,那首饰,得有几十两银子穿戴在身上呢吧?!”

    等看到了锦欢的嫁妆,更是了不得,草草看一眼,光是数量就叫人足够欣羡了。再听说还有一套家具已经送到男方家了,简直都刷新了她们的认知。

    宾客一茬茬地上门,来一回就赞一回,锦欢脸都要笑麻了的时候,时迁终于带着人过来接她了。

    后面,锦欢整个人就都轻松下来,全程由着时迁牵着她走完了整套婚礼流程。

    等时迁送锦欢回房间后他便出去陪客,因着时迁体弱,所以他不过是端着白水一桌敬了一杯,表个意思,后头便由两个兄长代劳。

    因而锦欢觉得好似时迁他刚离开,洗个手的功夫就又回来了。外面喧喧嚷嚷,屋里却只她和时迁两人,锦欢不由自主地又紧张起来。

    她不知道的是她对面的那人其实比她更紧张,全靠演得好,一直硬撑着,才没露怯。

    这会儿,时迁听着小姑娘急促的呼吸声,时迁心里的紧张忽然就慢慢就退了去。

    他用手绢擦了擦手心的汗,一把揭了红盖头,才真正看见小姑娘的模样。

    “红衣一袭怜娇软,梨靥双涡惜嫩香。我今日方知,原是这般模样!”

    果然像他想的那样好看,甚至更好看些。

    锦欢感受到对面人灼热的视线,听他用诗句夸她,心里有些羞,借着拆妆的功夫躲避。

    娘家给陪的嫁妆早已经在新房里头摆好,锦欢走到梳妆台那边,对着镜子想要拆开发髻。只是,这么复杂的发髻她头回拆,弄了半天也没成功。

    身后的视线还是那么热切,不用想都知道,自己这幅狼狈模样早落入那人的视线,锦欢要被自己蠢哭了。

    她手下动作越发急切,越急就越难拆,小姑娘巴掌大的小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

    身后一声轻笑传来,在小姑娘窘迫的头都要埋到地上的时候,时迁终于过来帮忙了。

    他不仅帮忙拆了发髻,卸了钗环,他好人做到底,还帮小姑娘把那繁杂的嫁衣也一道解开了。

    新房外面,时母使唤时宗时勇陪着客人吃酒、聊天,亲戚们感叹着时家的好运道。

    娶进门的新媳妇嫁妆恁地丰厚,这个媳妇娶的简直赚大发了好嘛!

    还有时不时被拿来比较的赵氏和孙氏两媳妇人前不过勉强一笑,人后手心都掐紫了,想着婆婆前天晚上那真真切切的威胁,不敢折腾,这才没闹出笑话来。

    对此,新房里面的两人一无所知,鸳鸯被里成双夜,芙蓉帐暖度良宵……

    第四十二章 二合一

    小儿子终于成亲, 算是了了时家两个大家长的一桩心愿。尤其是时迁他爹,别看他话少,情绪极少外露, 其实他对儿子的疼爱以及期许一点儿不比时母少。

    端看时迁成亲这日,席上谁来敬酒他都不推, 喝得特别爽快,脸上的笑容那个灿烂, 谁都看得出他的好心情。

    晚上, 老两口心情都很激动, 一直没有睡意, 躺着说了半宿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