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节

作品:《雷公那种田的闺女

    十七日,时迁请假回来。

    十八日,时夏出嫁。

    十九日,时夏一脸羞涩笑意和新姑爷回门,难得还给了赵氏和孙氏好脸色。

    回门日有讲究,要趁早,不能晚,于是刚散了席面时夏就跟着新姑爷家去。

    两人前脚走,后脚时迁便待不住回了县里,数着一日日的倒计时,努力,奋斗,拼搏!

    不觉进入九月,锦欢的肚子一日日大起来,笨重极了,眼看随时都能生的样子,婆婆不在旁边看着锦欢都不敢乱走。

    算算日子该在九月底生,不过,一般人呢生产也不会刚好满十个月生,大多会提前几天,这样看来,只怕等不到时迁回来锦欢便很有可能生产。

    过了九月中旬,时迁的心就焦躁起来,也不知道家里的媳妇到底生了没了。

    二十日下半晌,时迁正在手不释卷,忽有所感,心跳动地尤为剧烈,他顿笔,出了学堂,往家的方向眺望……

    第七十章 ……

    锦欢今儿起来就感觉身体跟往常比不大对, 在婆婆搀扶下,她在院子里又走了两个来回,第二圈没走完, 她发动了。

    锦欢一时心慌。

    好在,当婆婆的很靠得住, 往隔壁嚎一嗓子,时勇听到娘的吩咐立马跑去喊接生婆。

    时母自己扶着儿媳的胳膊到屋里, 又叫老头子去烧热水, 等接生婆一到, 主场交给专业的, 她则陪在屋里打下手。

    因着锦欢是头胎,肚子又比较大, 生得着实艰难。

    她发动时候太阳还高高地挂在空中,等孩子呱呱坠地,天上已经换成了一弯缺月。

    孩子一落地, 就连是难是女长什么模样她都不知, 直接撑不住睡过去了。

    额头汗湿一片, 头发凌乱。

    ***

    锦欢倒是睡过去了, 接生婆却有些尴尬。

    孩子在亲娘肚子里养的倒是壮实, 她手掂了掂, 只怕有八斤多重。就是——

    她干笑一声,抱着孩子硬着头皮向时母道喜:“您儿媳生了个有福气的姑娘。”

    时母探头望去, 嘴角抽了抽:

    “可不有福气嘛,难怪难为她娘这么久,感情是个大胖丫头。”

    虽然有些遗憾不是男孩,不过她早做好心理准备,也不是很难受。

    时母抱过孩子放在她娘身边, 被子盖好,然后从早准备好的帕子里数出几枚铜钱给了接生婆,客客气气地送接生婆出门。

    脸上也是乐呵呵的,没不高兴的样子。

    接生婆拿到了钱心里头高兴,出了门就不吝啬好话。

    刚好人见她从时家出来,知道是时家三儿媳生了,就都扒拉着接生婆打听,问生的啥?

    接生婆就打算好好替人家好好地吹了一吹,说他家生了个闺女。

    未及往下说,一时就有几个小媳妇脸色露出笑来,嘴上却假意叹息,说可惜了,秀才娘子成亲这么久好容易怀上了,却生了个丫头,只怕要挨婆家嫌弃。

    又有人接道,说秀才娘子怪道前头过得好,人都当她是老天爷亲闺女呢,样样都叫人羡慕。现在想来前头过得好该是老天爷为她生闺女给的补偿。

    叫我说,我宁愿不要这个补偿,要儿子方是正经,儿子是一辈子的依靠,能传宗接代。前头过得好有啥用?只能叫往后的苦日子对比得更苦,叫人更难捱。

    ……

    一个个的仿佛未卜先知,已经看到了秀才娘子魏氏往后被婆家刻薄的小白菜日子。

    接生婆:“……”都这么能,干脆改行去算命得了。

    ***

    拿了钱打算替时母好好吹一吹的接生婆当然不能由着话题继续往下啦,她轻咳一声,引得人注意力又回到她身上,这才开始为时母正名。

    只见她连连摆手,言道:“错了错了,万万没这回事。”

    众人屏声听她继续,就听她夸说时母不愧是秀才娘,果然开明,得了孙女儿没有半点儿不高兴,待儿媳依旧体贴。

    给她家接生了孙女,自己得的铜钱跟接生男娃的一样多,还分外得了几个鸡蛋。

    然而,几个凑热闹的小媳妇并不爱听这话。

    打锦欢嫁过来,小日子过得太美,把旁人衬得跟掉进了苦汤里似的,日子一点劲儿没有。

    她们对锦欢这个小媳妇的肚子这么上心还不是想等她生了闺女,当婆婆的跟她翻脸,叫她也感受一下人间真实。

    如今,闺女倒是生了,结果却一点儿不理想。

    接生婆说的没一句爱听了,一时便觉没意思,三三两两很快就散了。

    接生婆方才堆起的一张笑脸立马就没了,等人全散了后她往后啐了一口,心道,都什么毛病,尽盼着人家不好的!

    要都叫她们盼着了,个个都重男强女,自己还有啥赚头?

    ***

    孙氏也听了一耳朵,知道老三媳妇哪怕生了个丫头婆婆照样喜欢,她转身进屋又往篮子里添了包红糖,这才往弟妹房里去。

    她之前跟大嫂赵氏闹了几回,早前借着同仇敌忾对拖油瓶时迁的革命战友情分早维系不住,如今妯娌两早已不睦,这回她仍旧是一个人来的。

    亲眼看着婆婆在弟媳屋里忙前忙后地伺候,清理污秽,一点儿没嫌烦也没不耐心,她知道指望婆婆能因为老三家没儿子而帮着自家的打算没了。

    往后想跟老三家交好真的只能靠自己慢慢刷老三媳妇的好感度了!

    孙氏走后赵氏也来了一回,不过锦欢都没醒。

    等锦欢悠悠睁开眼睛,摸摸肚子瘪下去了,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生了。

    转头看见床里侧躺的孩子她还是愣愣的,那小小的一团,她想伸手抱又不敢,生怕碰着哪儿伤着孩子,一时僵住。

    好在时母恰好推门进来,见儿媳那傻乎乎的模样,一时好笑不已。

    她坐在床沿,把孩子抱在怀里叫儿媳仔细端详,知道锦欢还不知孩子性别,道:

    “是个丫头,养的太壮实了,才叫你生了这么久。”

    “可惜,老三不在家里,不然他该高兴坏了。”

    锦欢望着婆婆怀里的孩子,身上用红包被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个圆圆的脑袋,小脸肥嘟嘟的,确实是胖。

    她看着闺女,心里软乎乎的,眼睛还在闺女身上打转,顺嘴问道:“娘给称过了吗?”

    时母就说还没。

    即是还没,那就现在来。

    一时时母去取了秤来,一量,去了小被子恰好八斤八两重。

    时母嘴角笑开,放下秤后一拍手,笑道:“这丫头倒是会长,这个数字吉利!”

    锦欢也惊奇。

    虽则生她时候艰难了些,但是现在不是生下来了嘛,看她便只有欢喜的。

    ***

    只是孩子因着前头不知男女,时迁并没给取名字,锦欢便问时母:“娘,你和爹给取名了嘛?”

    时母摇头,说没有,等老三回来再取吧。

    “现下相公不在,总丫头丫头地叫也不好,娘不如先给取个小名?”

    时母想了一下,觉得先取个小名叫着倒是可以。

    不过,时母说孩子的名字还是当爹娘的取就好,叫锦欢自己来,只起得简单好叫的名儿就可。

    能给闺女取名,锦欢听了欢喜,她略一思索便立马有了主意:

    “她生来八斤八两重,要不凑个整,就叫九斤得了。”

    时母:“……”绝了,这都能凑整?

    不过,都交给儿媳了,也不好反悔,刚好这娃生在九月,叫九斤就九斤吧!

    时母默默同情孙女一刻钟,还是同意下来,反正就是个小名。

    一时之间,小姑娘的小名就被亲娘和亲奶同时这么草率地定下了,长大后不知为此哭了多少回!

    ***

    不过,锦欢这么率性地给闺女取名,做公婆的没咋在意,亲娘却没这么好说话。

    第二日,知道闺女生了的魏三和米氏一块儿过来看闺女,知道闺女给外孙女起了这么个名字,一时脸色五彩纷呈。

    魏三最疼这个闺女,只抽了抽嘴角,昧着良心夸了句:“这名字倒是写实!”

    话音刚落地,被媳妇狠狠瞪了一眼。

    而后,米氏转了头又训闺女去了,说你爹当初为了你的名字特地去跑了秀才家问的,给你取了这么个好听的名字,换到你身上你就这么对你闺女?

    再说男娃叫九斤也就算了,女娃也这么叫,跟孩子多大仇啊?

    第71章 ……

    锦欢给闺女取这个小名也是想着简单又可爱, 谁知亲娘并不理解,反而狠狠训了她一回。

    最后,在亲娘凌厉的眼刀子下, 锦欢无奈屈服,便只取“九斤”当中的一个“九”字, 唤闺女阿九,米氏才没话说。

    见亲娘满意了, 心平气和了, 锦欢撇了撇嘴:“有了个小的, 娘你都不疼我了!”

    米氏抱着小阿九在怀里晃悠着, 眼珠子都舍不得挪动一下,半天才赏闺女一个眼神:

    “这要不是你生的闺女我能这么疼她?”

    “再说, 你都多大人了还跟小孩子计较?你小的时候我可没这么对你?有你这么当娘的吗?”

    锦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