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节

作品:《雷公那种田的闺女

    于是,回了学堂的第一节 课,时迁居然还发了回呆,并且好巧不巧的就叫先生犀利的目光给逮住了。

    同桌拿胳膊碰了碰时迁,时迁这才悠悠回神,

    跟先生一个对视,嗯,确认过眼神,他可能是这次要被“立典型的人!

    果然,下一刻,时迁就被先生点了起来,以上课开小差,不认真听课为由,被当众打了两个手板。

    是真的打,一点儿没手软,打完两下掌心先是通红,而后很快就肿了起来。

    几乎每次放假回来先生都会来这么一着,以此在课堂上警示大家,假期结束了回来上课就要把心收回来!

    不同的是这回是时迁,向来刻苦勤勉的时迁。

    下了课之后先生背着手出门嘴角还有笑意,还是好学生树立典型更具威慑力 ,终于叫他逮住了一个,那效果,就一个字,棒!

    时迁:“……”

    时迁无奈苦笑,只觉自己定力不够。

    等他心思再乱的时候,他就盯着学堂最前面的考试倒计时看,这样他的精神就会高度紧张,不再跑偏……

    第七十二章 ……

    在先生的紧盯重点严防死守以及考试倒计时的鞭策下, “好学生”时迁在学堂的生活又步入了正轨。?

    只偶尔吃饭或者晚上入睡时候,时迁免不了挂念家里。

    不单时迁一个,他如今周围大部分的同窗都是成了亲当了爹的人, 毕竟科举不易,少年英才实是少数。

    故而, 大家混熟以后也会经常一块儿吹吹牛,说说家常, 唠唠家里人!

    像是这会儿, 学堂下了学, 时迁一帮子五六个人一起往寝所走。

    时迁大多时候都是一个倾听者。

    忽而就有人点到了时迁, “咱们都说了很多,倒是很少听时兄提起他家里人, 你不挂念家里吗?”

    这人倒是没有恶意,纯粹就是好奇。

    时迁笑说,他当然也想, 不过不爱说罢了!

    仿佛是看时迁态度挺好, 那人又忍不住八卦之心的熊熊燃烧, 问他最挂念谁?

    有人知道时迁新添了个闺女, 就笑他这个问题没有水准, 那肯定是时迁新添的闺女嘛, 还用问?

    时迁笑了笑,好似默认, 但其实不是。

    按理,阿九还是个奶娃娃,正需要人操心。

    可是,其实他心里是更挂念媳妇的,毕竟闺女有媳妇和爹娘一起带, 三个人看顾着,受不了什么委屈。

    可是媳妇不一样,就这回他回去,发现他媳妇生了孩子之后特别娇气,随时可能会哭!

    像是阿九吃奶时候咬的重了她都会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要哄哄抱抱才能好!

    当然这样的话时迁是肯定不会拿出来跟同窗分享就是了。

    很快,话题又转到了明年的乡试上头,十年寒窗苦读到时就是接受检阅的时候了,也不知在场的明年能中几个?

    抑或是一个没有也是常理!

    ***

    叫时迁特别牵挂的锦欢并没时迁想得那么娇气,或者说锦欢的娇气是只有在时迁面前才会表现出来。

    在时迁离家之后,她的娇气劲儿立马就没了。

    婆婆每天精心伺候饭菜,而锦欢的日常就是每天开开心心地哄闺女,一个月二十八天在抱着阿九念叨她亲爹还有多少天回来?

    余下的两天正是时迁回来的时候,她顺手就把孩子交给婆婆,自己汪着泪找亲亲相公告状,控诉阿九的最新罪行。

    或是晚上太闹腾,时不时就要起一遍,闹得她睡不好觉啦;

    又或是阿九老是用她的小手扯她的头发,扯得她头皮痛;

    还有阿九的指甲长长了,划破自己白嫩的皮肤了;

    ……

    总之小阿九的娘半点儿没嘴下留情,小阿九在她娘的刀子嘴下赫然成了罪行累累、恶贯满盈的人!

    时迁一个月统共就一天半的假,年前两个月回来,加起来就是也听他媳妇说了阿九三天的坏话,杀伤力并不是很大。

    而每回锦欢这么抱怨过一遭之后,时迁总是心生愧疚,加倍哄她,倒是因此他陪阿九的时间愣生生少了一半。

    也不知道时迁他知道不知道?

    ***

    时迁最后一次回来自然就是过年了。

    他一回来就被时母使唤写对子去了,红纸都替他裁好了,整个人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倒是锦欢,原本去年时候跟婆婆说好的陪婆婆一起去卖对联的事情自然也没法子了,谁叫她如今也是有小拖油瓶的人了呢!

    唉,果然是个小拖油瓶。

    锦欢又找到了一条跟小九儿亲爹告状的理由:嗯,你闺女霸占我的时间,拦着我孝顺婆婆!

    时迁:“……嗯,都是闺女的错,媳妇你委屈了!”

    顺着媳妇的心意哄了她一回,时迁默默在心里给闺女致歉:“闺女对不住了!”

    锦欢如今时间被小九儿牢牢占住,时迁又被亲娘安排在家里继续写,最后还是时父一边说时母瞎折腾,到了时母要出门的时候,又屁颠屁颠地套车跟上去了。

    锦欢:“……”

    时父还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了一句:“镇上年关人多,你娘那人比较马虎,东西丢了只怕都不知道,我还是跟过去看看!”

    锦欢:“……”爹娘的感情还挺好!

    ***

    年前两天,时母靠着卖对子居然挣了有七两多的银子,乐得时母见牙不见眼的,连隔壁两个儿媳过年那天做饭时候偷懒都没骂人!

    晚上守夜那天全家一起数着今年的变化,最后总结时候还不忘把这财运拉出来溜溜,又是欣喜又是期盼地道:

    “年前两天叫我发了比财,这就是个好兆头,预示着咱家明年定是一整年好运,一切棒棒棒!!!”

    ***

    一整年的好运意味着什么呢?

    时迁此刻身处省城,在考场内,精神高度紧张,顾不得那些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只一心沉浸在这场考试中……

    等全部考完,又在省城给家里人带了些礼,回去路上时迁才真正闲下心来,偶尔盼着这一年真的能如娘所说,一整年的好运。

    他真的能中!

    ***

    而就在时迁回来路上,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叫锦欢原本不知不觉忘掉的本事又重新拣了起来,还直接来了个大的蜕变。

    能叫锦欢如此紧张的,是阿九。

    再有一个多月阿九就要满周岁了嘛,小姑娘长得敦敦实实的,腿骨就比较有劲儿,因而,时母时常双手搀着孙女在院子里锻炼。

    家里院门一般都是大开着的。

    因着乡下人家一般家里有人的话都是不会关门的,否则人要当你家是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村里路过时迁家门口的人来来回回不少,每回见了小阿九都要夸上一夸,谁叫她实在是养的太精细了呢!

    村里娃大多都是拾旧的穿,弟弟妹妹穿哥哥姐姐的,哥哥姐姐的穿亲戚家的,偏小九永远穿的新衣裳,时母又特别费心,还给她绣上几朵花。

    原本小丫头就白胖白胖的,这个年纪的小娃儿白白胖胖就显得十分可爱招人疼。

    又被新衣裳装扮装扮,便是十分惹人爱!

    虽然不少人背地里免不了说几句酸话,觉得丫头片子养再好也没用,但当面人人都要夸上几句。

    一般的村里人夸没多大事情,但是若招了别有用心人的眼,那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

    这日,时父套车去镇上送家具了,锦欢昨天叫阿九闹得太晚,睡得不好,今儿白天就在屋里补眠。

    时母就搀着小阿九在院子里锻炼,走了大概一刻钟之后就叫阿九歇歇,抱她坐在时父专门给阿九打的木制小车上,她自己则是在水井旁边洗菜。

    不时抬头看上几眼……

    阿九在屋里会闹腾,但是出了屋子她就很乖很听话很好带。

    她喜欢奶奶牵着她走路,但是不走的话也没事,把她放在外头的小车车上,抬头看看天看看花听听鸟鸣声自己一个人也能玩得很开心!

    时母菜洗到一半,听孩子哇地一声大叫,再抬眼,孩子已经叫人捂着嘴抱到门口了。

    那一刻,时母吓得整个人都差点儿站不住,大声喊叫“快来人啊,有人偷孩子”……

    第七十三章 ……

    锦欢正在屋里补眠, 忽的听到婆婆一声惊喊“偷孩子”,她一阵心悸,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 穿上鞋就往外跑。

    只等她到了院子时候,接连几个哭嚎声紧跟着喊起来。

    “人贩子来啦!”

    “快来人啊, 孩子被人抱走啦”

    “石头,石头呢?”

    一时间村里好像炸了锅般闹哄哄……

    在一片杂音中, 锦欢找准婆婆的方向追过去。

    头发披散, 衣裳凌乱, 但锦欢什么都顾不得, 只想着她的阿九,她的小阿九, 她的女儿若是出事了怎么办?

    千万不要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