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节

作品:《雷公那种田的闺女

    秦小姐在时迁往园子这边走的时候就借着地势偷偷瞧过他一眼。

    见时迁翩翩少年, 又听娘说才华横溢,有爹在翰林帮衬着,前途必是一片坦荡。

    诸多条件加起来, 如何不让秦小姐动心?

    至于时迁的乡下原配,她没放在心上。

    就不信看过了她这花容月貌, 那时迁能是木头做的不动心?

    人啊,最怕有了对比, 若是没见过自己, 那么时迁跟他那乡下女人许是能将将就就磕磕绊绊过下去。

    有了自己这样家世好、容色姝丽、又可以红袖添香的佳人, 时迁他要不傻, 就一定知道该选什么。

    秦小姐很自信,眼看着时迁要到了, 她特地选了个好背景,站在一株莲瓣兰旁。

    装作随意来园子欣赏娇花的美人,脸颊凑近花骨朵, 鼻翼轻嗅花香, 微眯着眼, 脸色微醺。

    落在有心人眼里, 必是得适时惊叹一句:人比花娇。

    届时美人羞答答地嗔怪一眼, 和羞走, 再不经意间回首,眼神一个对视。

    妥了, 引诱成功!

    *

    秦小姐想得很美,她仅仅只是在心里头想想就乐呵开了,两颊生粉。

    矫情做作的姿态都摆好了,就等时迁人上前配合了。

    时间掐的刚刚好,给时迁领路的下人突然闹了肚子疼, 双手抱着肚子一下子就跑开了。

    跑得飞快,时迁连问一句都没来得及。

    时迁皱了皱眉。

    秦府的下人怎么这么不可靠?他着急媳妇身体,就不能先给他指个路或者另外找人带他?

    他抬脚往前,看看能不能遇到一个下人帮忙领个路。

    往前没几步,下人是没看到,却看到了一个打扮鲜妍的姑娘家。

    时迁脚步一顿。

    出门做客,万一冲撞了主人家的娇客,这就很尴尬了!

    是故,时迁没上前搭话。

    秦小姐凹了个美美的姿态造型,谁知时迁跟傻了似的,不往跟前凑。

    秦小姐脖子酸的要撑不住,这就很尴尬了!

    秦小姐心里把人骂的要死,面上却笑得越发温柔恬静。

    *

    时迁突然发觉不对。

    真要是他夫人有事,秦府下人吃了豹子胆敢把他撂在半路?不怕担责?

    还有,明知道今儿有外客上门,秦家就不晓得提前提醒家中女眷回避一二?

    时迁脑子飞快地打转,心知里头有事,便如何都不再上前了。

    不仅不往前走,他往后退。

    往前他找不到路,比较麻烦,他决定沿着原路退回去找秦大人。

    可怜秦小姐笑的脸都僵硬了,等来的却是时迁的背影。

    一时心中焦急。

    又道,上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

    秦小姐只能自己主动些,便装作不小心踩到自己的裙裾,“呀”的一声惊呼。

    然后,秦小姐就直愣愣倒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

    整个人趴着,脸着地。

    异常狼狈。

    时迁听着声音下意识回头看她,见她有胳膊先在底下撑了一下,倒是没擦破脸。

    只是那胳膊怕是受了大罪了,时迁想想都觉得疼得厉害!

    *

    秦小姐难道不疼吗?

    为了追男人她居然舍得吃这么大苦头?

    事实上,秦小姐快要痛死了。

    她就是想假装轻轻跌倒的,谁知道真的被裙子绊倒了,她疼的眼眶泛红,眸子里满是泪意。

    这下不用怕假把戏被拆穿或是效果不好了,实打实的摔倒,眼泪那是真真的!

    她只盼着时迁怜惜。

    只见她泫然欲泣地望向时迁,求时迁帮忙扶她一把,声音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时迁确实纠结了一下。

    看那姑娘模样是真的摔得厉害,但他留了个心眼,怕闹误会怕惹麻烦,就跟秦小姐说去给她找个丫鬟来。

    说话时候,时迁都是离秦小姐远远的。

    这行为落在秦小姐眼里,那就是时迁对她避如蛇蝎,好似生怕自己赖上他一样。

    秦小姐的一颗芳心顿时哇凉哇凉的!

    又气又怒。

    这都什么破男人啊,长得再好前途再好她也不要了。

    她原本摔的肉疼,为了美感,便忍着泪花汪在眼里,这会儿直接气得嚎啕大哭,泪水哗哗往下淌。

    偏秦小姐今儿为了吸引时迁特地好生打扮了一回,脸上扑了一层又一层的粉,这会儿叫豆大的泪水这么往下冲,留下一道道印子,一片斑驳。

    *

    锦欢从秦夫人处出来时候气哄哄的,谁知进了园子之后刚巧就看了这么一出好戏。

    前头亲娘在那边苦劝自己下堂,后面还不忘给闺女创造机会勾引人相公,可把锦欢恶心的,心里特难受。

    不过,看到时迁没上当,而秦小姐自作自受这么狼狈,锦欢忽然就不这么气了。

    这会儿,秦小姐还在哭呢,眼看时迁已经走了,锦欢赶紧喊了一声“相公”。

    秦小姐哭声一顿,转头就看见从身后突然冒出来的锦欢,眼珠子都瞪大了。

    时迁也惊了一下,不过立马小跑到锦欢身边,声音略有些急切地问她怎么回事,哪不舒服?

    边问边伸出手来,手背贴在锦欢额头上轻试体温。

    秦小姐见了只觉心里又中一刀。

    锦欢由着时迁紧张,然后似笑非笑地望着秦小姐,

    “我没啥事,大约就是见到了一对狼狈披着人皮做恶心事给恶心到了,心里不舒服罢了!”

    时迁一顿。

    再开口时声音低沉很多:

    “不舒服咱们就回去吧,请个大夫看看。”

    锦欢点了点头,夫妻两相携着离去时连一个眼神都没再给秦小姐。

    *

    没了时迁怜香惜玉搀扶她,秦小姐是怎么回去的不知道,但是她回房后就关了门,不吃不喝不见人却是真的。

    丢了这么大丑,没勾住男人,还叫人家媳妇看到了,一张妆花了的脸又被好些下人瞧了去,她哪还有脸见人?

    秦小姐躲在屋里呜呜呜哭,谁也不见。

    秦夫人急得嘴上直起燎泡。

    这小闺女可是她的心尖尖,哪里能容人伤她?

    秦夫人把罪责全部怪在了时迁头上,觉得如果时迁应下了,又哪里来这么多事情?

    想到这里,秦夫人眸色一深,下定决心,这回要叫时迁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秦夫人站在门外哄了小闺女一阵后,转身去了书房。

    *

    这回,她没仔细打扮,直接红着眼睛就去见秦大人去了。

    秦大人对秦夫人这个嫡妻非常敬重,盖因秦夫人平日表现极好,打理中馈,教养子女,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帖帖。

    这回见了秦夫人受了委屈的模样,便很上心,问她怎么回事?

    秦夫人捏着帕子,在秦学士面前一番颠倒黑白,抹黑时迁,说时迁坏话。

    说他贪花好色,面上装有情有义,心却脏的很。

    在园子里撞见女儿时,眼珠子忒不老实,还说了一些轻薄的话,把女儿气哭了,在屋里不吃不喝。

    秦大人听了其实有点儿觉得不对。

    他观时迁几回,举止模样有礼有节,进退有度,不似这般不长进的人。

    秦夫人用帕子拭泪的手一顿,问秦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时迁不是那样的人,难道她和女儿就是了?

    秦大人一时失言,自然是对秦夫人一千万个赔不是。

    秦夫人踩着台阶下来,又招下人来给秦大人问话,这下人都是秦夫人调教好的,结果不言而喻。

    之后,秦夫人又亲带秦大人去看了女儿一回,女儿不开门,两人只在门口听了女儿呜呜咽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