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节

作品:《雷公那种田的闺女

    许是没得到的东西更珍贵,她对那镯子原就有五分喜欢,现在再听时迁这么一夸,心里的喜欢就涨到有□□分了,便不自觉也跟着时迁后面叹气,对那件玉镯开始念念不忘起来……

    后半段回程,锦欢就一直提不起劲儿,心里闷闷的,直到回了家里时迁变戏法似的亲手往她手上套了个冰冰凉凉的东西——

    “呀,这不是咱们在店里看的那个镯子?不是没买吗?怎么——”

    锦欢话说到一半,忽地想起来她在脂粉铺子闲逛的时,她家相公好像消失了一阵子。

    那会儿她以为是相公不耐烦看脂粉就没在意,所以,“所以你其实那会儿是又跑回去买镯子了?”

    “怎么样,惊不惊喜?”

    锦欢一个劲儿点头,简直太惊喜了好嘛!她现在心里充满了失而复得的欢喜。

    时迁伸手在她的发髻上重重地揉了一把,“傻瓜,下次要是心里喜欢就直接告诉我,不用替我省钱,给媳妇花钱那是天经地义的;要是觉得钱不够的话……那你更得告诉我,说你喜欢哪个,然后鞭策我好好努力挣钱给你好早日将东西再买回来!”

    锦欢耸了耸鼻子,也不吱声,就趴在亲亲相公怀里,眼睛弯成了一双月牙儿。

    半晌,她心情缓和过来,细声细气地问道:

    “所以,这玉镯到底多少银子?”

    时迁:“…………”不敢说,嗯……就十几袋大米加上十几桶油吧!

    锦欢一瞧时迁那闪躲的眼神,哪里还猜不出?

    败家玩意!

    呼——冷静冷静。

    锦欢努力微笑,语气温柔地问:

    “还有,你哪来的银子?你银子不是都交给我收着了吗?”

    时迁抬头望天:“嗯……那什么……媳妇你说啥,我没听清……对了,我突然想起来那什么—我还有点儿公务没处理完,那媳妇我先去忙了哈……”

    落荒而逃。

    ***

    第二日去陆家赴宴。

    锦欢着实打扮了一番,衣裳还是之前她荣封诰命时宫里赏下来的料子,锦欢拿去铺子里面请绣娘按照京城里时兴的款式帮忙给缝制的,只要付绣娘一些手工费即可。

    可以说十分划算了。

    新衣裳、新首饰,再化了个美美的妆容,锦欢就随着时迁一道乘车往陆家去了。

    路上,时迁跟锦欢说了下陆家的情况:

    陆子昂他爹是大理寺寺卿,夫人郑氏也是出生名门,据说陆大人对这个嫡妻十分爱重,故而陆家子嗣不丰,仅有二女一子,嫡出的更是只有陆子昂一个,娶妻吴氏。

    锦欢:“???这对嫡妻十分敬重竟然还有两个庶女,那要是不十分敬重呢?”

    而且,只有两个庶女就能用得上“爱重”、称得上是好男人了?那对男人的要求也太低了吧!

    锦欢撇着嘴在那吐槽,时迁也不敢插嘴,就怕城门失火、殃及他这个池鱼。

    等锦欢吐槽够了,他才继续介绍:

    “因着陆大人只这么一个儿子,还是嫡出,故而对这个儿子十分爱惜,今儿请我们来肯定也是存着交流、拉拢的心思、为他儿子铺路,所以媳妇你也不用紧张担心,就正常陪着陆夫人说话就成。”

    锦欢心里有数了。

    马车悠悠前行,很快便到了。

    陆家宅子地处京城的中心区,周围都是非富即贵人家,远远看去一片高宅大院、门庭森严。

    时迁奉上帖子之后就被陆家的小厮领去了前院。

    锦欢跟着丫鬟继续走,入了垂花门,沿着两边的抄手游廊穿堂而过,又转了三四个弯儿,进了一处极大的庭院。

    入目便是三座气派的正房,廊下站着两个当差的仆妇。

    锦欢冷眼瞧着,陆家的仆妇身上穿的戴的倒是比她家常时候的还要好一些,此刻,她心中对陆家富贵的认识又要提上一层。

    丫鬟并没直接领着锦欢进去,而是先跟锦欢告了回罪,然后快步走到廊下当差的仆妇跟前小声问了几句,晓得陆夫人这会子不忙,这才使人进去通报。

    很快,锦欢便被一个穿着富丽的婆子领了进去。

    一进去,便见上首端坐着一个富贵的美妇人,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媳妇恭谨地侍候在侧。

    “想来这便是陆夫人跟她儿媳吧”锦欢心里想道,果然边上的仆妇为她证实了这点儿。

    锦欢便笑着跟二人打了招呼。

    儿媳吴氏先回了她一抹笑意,却未出声,只看婆婆眼色行事。

    陆夫人呢,倒也不急,她先仔细端详了锦欢一会,才招手让锦欢到身边坐下,笑着跟锦欢寒暄。

    锦欢乖巧坐下,含笑应对。

    这过程,不说长袖善舞,起码还算比较合宜,没冷场、也没发生什么叫人尴尬的事。

    陆夫人面上不显,心里却是有些诧异的。她早打听过,这时迁的媳妇是地地道道的乡下女人,还当是个不上台面的,却不妨今儿见了还有些个样子。

    年轻漂亮,打扮的也不寒酸,说话行事上也还过得去。

    没她想象中那么不堪。

    陆夫人微微松了一口气,对锦欢的态度也稍微热络了一些,“我常听子昂说,时迁是个有才华的,平日对他又十分照顾,前几天还帮了他一个大忙,我都不知道怎么感激才好。

    ——早想请你们入府坐坐,今儿可算是盼到了,你可千万别客气,就当自家一样,想吃什么想做什么只管说,千万别拘束。”

    锦欢就很惊喜的模样:

    “您过誉了,我家大人可是说令公子才是少年英才、见识过人,至于说什么帮忙、大家难得同处为官,相互照顾、伸把手那都是应该的,实当不得夫人如此赞誉。”

    陆夫人点了点头,对锦欢这份识趣很是满意。

    见也见了,话也说了,陆夫人自觉完成了自家老爷交代的任务,就不大愿意再在一个小官之妻身上浪费精力了。

    纵使时迁有些才华,但以时迁如今的地位却还入不了.娘家夫家俱都位高权重的陆夫人的法眼,自然也不值当她花心思。

    当然,贵夫人的教养使得她不会将这份轻视做的明显、使人尴尬,而是稍微迂回一些,将儿媳拎了出来:

    “我瞧着还是你们年轻人比较有话聊,我就不再这边讨嫌了,就让我这个儿媳妇招待你吧!”

    “您说笑了,能聆听夫人的教诲我倍感荣幸,哪会嫌弃?不过夫人管着这么大份家业,想来事务繁忙,您有事只管先去忙,我这边实在用不着客气。”

    锦欢好似没瞧出陆夫人的敷衍,场面话信手拈来,将陆夫人身心愉悦地恭送走了。

    ***

    陆夫人走了之后,锦欢没觉得怎样,倒是儿媳吴氏神色放松了很多。

    婆婆一向重规矩,有婆婆在的场合,她得站着侍候、尽孝道,哪怕身子再僵腿再酸她也是不敢坐下的。这会儿婆婆走了,她不动声色地转了转膝盖,又问锦欢是想去园子里逛会儿还是就在屋里休息一下?

    “我瞧着今儿外面日头挺大的,还是在屋里吧,凉快些!”

    吴氏面上笑容更大了些,“也好,这样咱们说话也更便宜些!”

    如今时迁在朝廷里一点点扎根,锦欢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公务上她不说能帮上多大的忙,起码圈子里的“夫人外交”上不要拖后腿、给他添事儿。

    该她出面的就不能退。

    她不是京城里到底那些小姐,先前还愁怎么混入“夫人”这个圈子里,如今机会摆在眼前,她哪能错过?

    所以,她十分抹得开脸面,拣着吴氏感兴趣的话题凑趣儿,晓得吴氏有一个闺女,她便拿阿九平日里的趣事来说,逗得吴氏嘴角一直上扬。

    没多大功夫,吴氏待她便亲近很多,主动说起她认识的一些朋友,说是改天有机会下帖子凑个场子,介绍她们认识认识。

    那自然是好,锦欢说得比较直接:“您也知道我是乡下来的,没什么见识,京城这边除了您我也没有几个认识的人了,往后还得劳您多提点。”

    吴氏轻一扬眉,笑道:“哎哟哟,我这才几句话的功夫就叫你给安排上任务了,你说说,哪个乡下来的有你这份胆识?快别谦虚了。”

    “不敢不敢。”

    “我看明明是.极是极是.才对。”

    ……

    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一个下午的功夫倒真真是处的非常要好的朋友一般,临走时吴氏还一个劲儿地让锦欢下次带闺女一起来。

    等离了陆家,时迁就笑,说没看出来媳妇这么厉害,居然还是隐藏的社交小能手!

    锦欢轻轻扬头,得意道:“那是。”

    至于陆夫人的态度锦欢就没提了,怕时迁知道了心里不舒坦,也怕他下次不叫她往外走动了。

    接着锦欢又跟时迁说起宫里的事,这就是她跟吴氏闲聊的时候吴氏跟她说的,说宫里最近气氛很是不一般,那些个娘娘们大大小小的争端闹了好些场了。

    这消息吴氏是从她的交际圈里听来的,女人家凑在一起聊的不是孩子就是八卦,尤其是宫里的八卦那更有吸引力。

    什么东西但凡入了宫里,那必然就尊贵上了,就是为正室所恶的小妾进了宫里,那也成了得罪不起的主子“娘娘”。

    当面得跪、得敬着,便是心里再不甘也没法子,那背后看笑话啊总成吧,什么娘娘,还不是一个个不上台面、拈酸吃醋的闹腾?

    女人看的是女人家的那点儿事,吴氏纯当笑话讲给锦欢听的,锦欢又跟时迁提起,时迁却叹了口气,悠悠道了一句:

    “怕是又要变天了……”

    ***

    锦欢先还不懂时迁那话的意思,直到宫里的大皇子跟二皇子先后脚出生。

    她这才明白,皇子的诞生就代表着朝廷的势力又将重新洗牌。

    从皇子一出身,他身后的力量竞争就已经开始运行,不管皇上愿不愿意,都无法阻止。

    但是吧,反正甭管别人如何,时迁他肯定是坚定地站在天子身后就对了。

    所以,锦欢后面也就不纠结了。

    相比于这些想也想不透的朝廷大事,锦欢觉得她还不如多花些功夫在一双儿女身上,嗯——也许还有一双公婆……

    这个就要从她最新的无意发现到的现象来说啦。

    从前她觉得自家公婆对阿九很是疼爱,所以她是没担心过阿九会因为公婆受委屈什么的。结果等儿子出生之后,她发现……她可能放心地有点儿早。

    公婆对这个小的明显不一样。要说以前对阿九是疼爱,那对这个小的那可以说是疼到心尖尖里还有再里面去了。

    打这个小的出生之后,公婆的状态都不一样了,尤其是公公,特别明显,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跟焕发“第二春”似的、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喜悦。

    就……就很不一样。

    看得锦欢有点儿傻眼……